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伊姆然.库热什携手罗塔斯艺术馆在美国大使馆开办画展

    作家: 艾丽娅.比尔格拉米 - 发表于: 二○一二年十月八日 | ENG (English)

    伊姆然.库热什携手罗塔斯艺术馆在美国大使馆开办画展

    第一眼看上去就像一个很棒的画展,共计有三十位艺术家将展出他们的作品,包括巴基斯坦刚毕业的一些优秀毕业生们。画展由著名的巴基斯坦当代微型画画家伊姆然.库热什组织,美国大使卡梅隆.蒙特尔和夫人玛丽琳.怀亚特博士主办。走近细看你会发现这真是个举办画展的好地方。走进大使公馆映入眼帘的是入口处的障碍物,由部队印制的伞形材料做成,被伊姆然.坦维尔钉上了金属铆钉,称为“岗位暴露” (Post Betrayal)。

    穿过入口,开始进入第一个房间,你会发现边上放了很多各式各样布艺品,包括手、脚和其他身体部位,它们是米兹那.祖尔菲卡的作品。它们看起来像鲁比.齐思迪作品的简装版或是法国艺术家安内特.梅萨杰的作品。如果这些布艺品做得再精美一些,效果会更好。房间其他地方是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分别是阿山.贾马尔、伊姆然.海德尔、山泽.米尔、阿里夫.胡赛因和安尼拉.柯西德等人的作品。

    第一个房间领着你通往下一个房间。上过几级台阶后你会看到两幅玛丽安.汗创作的炭画《葡萄酒》和《夜魅下的女人》。《夜魅下的女人》将对一些另类奇特女子的兴趣转化为艺术作品形式。你在欣赏之余还可享受美食。左边是纳什米亚.哈龙的摄影《Bhatta Chowk》”,右边是最引人注目的萨伊尔.萨义德的作品,包含了当代微型画的元素,即利用一种三维的结构,类似微型书叠加或跟在手工制瓦斯里纸上描绘小孩画像差不多。这些作品中你能看到一些创意以及平面和三维的画面对比。作品《爱.回忆干净女孩》会在你的心头留下萦绕的感觉。

    房间中间的底座上是诺尔.阿里.查噶尼用小红砖砌的一个矩形。我记得去年在伦敦维克多利亚&艾尔伯特博物馆贾米尔奖展览上看过他类似的作品,“墙禁”使我想起了阿娜卡莉的故事传说,她是蒙古大帝阿克巴尔的儿子萨林王子一生的至爱。当皇帝阿克巴尔得知自己的儿子无可救药地陷入爱河准备与舞娘阿娜卡莉结婚后,阿娜卡莉被赶出帝国,并贬为平民,不能再与贵族皇室通婚。后来据说阿娜卡莉被活埋在一个大坑里,并在坑前面建了一堵砖墙,也有人说她实际上是被囚禁在砖墙之内。

    再走进一些,房间里最为显眼的一件作品将使你为之留步,它是伊姆然.坦维尔的力作“条条大路都不通”。这现代绣画长73尺,宽53尺,上面有很多纸和针线做成的巴基斯坦国旗,如果靠近仔细观察,你发现每一面国旗都有不同的织法,上面有无人机、大卫之星、十字架、装有针刺的空汽车油箱,一个纳粹十字标记、一颗炸弹象征物、步枪和自杀式袭击夹克,这里仅列出其中一些。她成功利用这些符号表现世界和巴基斯坦当前面临的各种问题。作品中一堆车轮和无燃料的油箱背后的情感暗示青少年,还大量涉及了自杀性爆炸袭击、无人机定点清除、枪炮、宗教、政治、权力、媒体、金钱、科技等几乎所有你能想到正在上演的事件。这些因素不仅影响了巴基斯坦,同时也影响了世界,人们面临着这些事件带来的影响。作品标题诠释了一切。

    通常大部分画展开展时都很难集中注意力欣赏艺术作品,大部分人最后都在跟其他参展者交流。我描述的这场为期一天的画展举行日期是在7月19日,由伊姆然.库热什、伊斯兰堡罗塔斯艺术馆和美国大使馆联合举办。由于我无法在钟爱的艺术品上花上更多的时间欣赏,因此我的点评不能说是完全客观公正的。举办这么大一个展览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过,艺术家要是能带点新作品过来就更棒了。部分观众有点失望,因为他们已经在拉合尔本科生和研究生毕业展览或其他画展上看到过一样或类似的作品。也有部分观众惊叹于这么多作品是如何收集到一块的。罗塔斯艺术馆通常只展出最新的和符合一定标准的艺术作品。

    大使在伊斯兰堡的公馆除了不是公共场所这一点,倒是一个举办展览的好地方。灯光和空间划分让整个展览添色不少,弥补了一些不足。大使将举荐我们青年艺术家作为一种愉快告别巴基斯坦的方式。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