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在旧金山街头

    作家: 沙希达 - 发表于: 2014年06月25日 | ENG (English)

    在旧金山街头

    唐人街街头卖艺的小提琴手

    在马不停蹄的逛了几个小时的古董店,并在中餐馆吃饱喝足了之后,我便坐在一家古董店门口的金木凳子上歇息。

    On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在我对面有另一张长凳,上面有个梳着两个辫子的小姑娘雕塑,她一边读书一边轻轻拍着爱犬的头。我仔细观察了一会这个雕塑,想弄清楚这副雕塑背后的意思—一个读书的小姑娘;如果我们仔细去推敲—这副雕像背后有太多的深层含义。

    在我对面路灯下面的小角落里,有个中国人给自己弄了快私人地盘出来。他有张椅子,还有些私人物品:几个袋子,一些盒子,有一个小盒子是摆在他正前方的。

    他正在演奏他的中式小提琴—音乐旋律非常优美,我听着听着,完全陶醉了。我仿佛来到了中国,想着在好莱坞影片里的末代皇帝,以及那里面优美的音乐。我甚至忘记了时间。当我终于回国神儿来时,我恍然意识到自己还得去见家人。我站起来,在他的盒子里丢了一美金,这是他一种高雅的行乞方式。

    On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长茎黄水仙花

    我从唐人街回来的大路上停在了红绿灯处。

    有二十来岁三个白人青年站在那儿,其中一个手里拿着四朵长颈的黄水仙花—并非此花花时,因为花园里的水仙花都还未开呢。他们肯定是从花店里买的,而不是从花园里摘来的。

    那个人走过来送了我一朵黄水仙花,什么也没说。

    由于是陌生人,又是男性—而且还是在大城市里,所以我说了声谢谢,并没有接受。

    他耸了耸肩,然后朝我前面的联合大广场走去,他的同伴们也跟去了。

    我看见他们停在另一个穿着非常考究,正在玩ipohne的女士前,说了句什么话,然后送给她一朵花。

    我拦住这位女士,“请问,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她说:“行啊“。

     “为什么那三位男子送你花啊”。

    她说:“我不知道,也许就是为了做好事吧”。

    难道在美国,受教育的高雅男子赠送不同种族不同年龄的女子花朵就是为了做好事!!

    我不相信!

    我问了不同的人同样的问题。

    有个人说:“他们是为了骗你,然后要钱”。但是这三位男子并没有要任何东西呀。

    另一个人说:很可能是他们的研究课题—大学的作业之类的,要么是他们工作的地方,就是研究街头人们行为和反应得。他们可能在研究如果收到一朵花,人们会是什么反映。

    我很后悔没有接下他们送的花,然后好好问问他们的目的。哎!

    On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红衣女子

    我走到联合广场,坐在一座矮水泥墙上坐着看人来人往,尽管我的同伴们都忙着让我跟他们去逛街。我却开始坐下来享受我自己的时光。各种肤色,年龄,国籍的人,操着各国口音,都一个个从我前面走过。这天天气非常好,也不热也不冷,所以大多数人穿的都很单薄。

    我对面轮椅上坐着一位女子,穿着暖和舒适的红衣服,搭配了红鞋子,和一顶羊毛帽子。她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坐在那里了。我坐着望着她,她也望着我,以及广场上所有的行人。

    她手里拿着一朵黄色的水仙花。她接受了旧金山街头那三位年轻人的花,也就是我拒绝的那几位年轻人。

    除了那三位很有礼貌的年轻人递给了她花之外,并没有其他行人同这位女士说话。我在她对面坐了很久也没有同她说话—我很后悔没说。要是我说了,肯定能从她那里得到许多历史性的,文化性的和社会性的信息。

    她肯定是打算这天坐在外面坐一天。她是个长相非常好看的女子,非常典雅,很可能是中国人,皮肤也很好。过了半个小时,她站起来,折叠了轮椅,扶着拐杖,走了回去—很可能是回她唐人街的家。

    这位红衣女子肯定是出来走走看看的—晒晒太阳,享受一下新鲜空气,看看行人,甚至同陌生人侃侃生活经历,她的人生---如果我同她沟通了,很可能会得知一些她的信息。

    这提醒了我最近CNN的一个节目,谈得是关于欧普拉的竞选。

     “打个招呼”,无论对方是谁—就可以打开一个有好的交谈,并使得他们觉得自己被需要。

    欧普拉说美国的百姓非常的孤单。她说有位女士告诉她她整整两周没有同任何人说话,感觉异常的孤单。

    以下是一些美国人讲述的自己的孤单经历:

    朱迪·普罗科特尔

     “我如今65岁了,住在WV。我一直试图让我的孩子们明白孤独是什么滋味。我如今离婚已经五年了,在结婚近40年之后突然分开,独居就变得异常艰难。我一直在听家乐谈她的周末,以及她是如何不出门,也没有电话找她,这种感觉我也有。我的孩子们都不来看我,他们既不打电话,也不邀请我去他们家里。孤独是导致我抑郁和焦虑的最主要原因。我也吃药以克制我的抑郁症,但是孤独是药物所无法治愈的”。

    On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比尔

     “孤独是很真实的感受。我是位61岁的老人。我曾经从事教育管理工作33年。但自2011年以来我就失业在家。绝大多数时间我就呆在公寓里。我试图自杀过好几次。我们的社会如今都是以手机,推特网,脸谱网等来实现社会功能,我们已经忘记了面对面交流的重要性。“打个招呼”这个节目提出来一个很重要的社会问题。我作为一个失败者有非常深的感触。令我高兴的是,虽然我很孤独,但是就如何孤单上,我还不是特别厉害。

    我很高兴能够知道这些真人真事。

    令人庆幸的是我们自己的国家和社会是个非常热闹的社会。我们平时有太多的人交流—家人,朋友,同事,仆人,邻居,市场上的人等等,我们非常喜欢社交,因为我们的社会和家庭观念非常强。有时候一些太爱管闲事的人们也会制造一些麻烦—我们生活中有太多人干扰我们,但是这也是件好事。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