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NARC: CDA与土地黑手党勾结的故事

    作家: 玛丽亚姆·穆罕默德 - 发表于: 2015年08月10日 | ENG (English)

    NARC: CDA与土地黑手党勾结的故事

    国家农业研究中心简称NARC成为了最近一次黑手党抢劫土地的受害方,黑手党与CDA勾结一气,他们背后的后台又是有影响有势力的政权势力。

    CDA计划开发1400英亩被指派给巴基斯坦农业研究中心的居民区。

    然而,2011年CDA却发起了另一个项目,该项目在库里路上,被称为公园宅区,离NARC仅有一英里地。公园宅区项目花费超过 20亿卢比,但是至今都没有任何进展。

    用这个国家的最大的农业研究组织的地来开发另一个居民建筑计划,而这个国家四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都来自农业,这样做真的好吗?

    NARC于1984年建立至今,是巴基斯坦最大最老的农业研究所。

    它位于伊斯兰堡首都领区,是专门为政府教育部门和研究学院做研究的专用地,如COMSATS,NIH(全称国家健康研究所),乌尔都语大学,哈姆达尔德大学,巴土学校和NARC等教育和研究机构都用此地来做研究。

    这座城市原先的总城建计划是规定要保护生态地的,尤其是三区,四区,和五区;然而,在很多情况下,这些规定都被忽视了。

    2010年内阁提议并决定改变四区的用地目的,但是既然四区是城建总计划区里最大的区域,它的占地面积达282公顷,那么为什么要将NARC的专用地改为居住区域,而不去开发这个区域其它一些根本没有其他用途的空闲地?

    NARC被投资了数十亿资金,投资方不仅是国外企业还有巴基斯坦政府。

    USAID的一位顾问宣称:“在发展中国家当中,这块农业研究地是最好的设备最齐全的研究场所。

    JICA(日本投资方)帮助NARC建起了一处观赏植物遗传研究所用以发展巴基斯坦植物多样性,并为食品安全做研究。

    而将这些遗传基因原料转移到其他区域是根本不可能的。

    由于他们的动物科学研究所的研究比较成功,巴基斯坦也是SAARC区域唯一一个没有禽流感的国家。

    1995年,在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五万头奶牛和水牛死于牛瘟。

    而NAARC的研究则成功的根除了这个疾病。

    通过大棚种植,实验室和基因银行,该研究所成功的对该地区引进了许多水果和蔬菜(如鳄梨,草莓,西兰花等),也因此增加了牲畜产量。

    NARC研究使巴基斯坦的小麦产量每亩增加了五倍。

    它成功的转移了粮食流行疾病,家禽病毒和因此而产生的粮食低产饥荒。

    此外,NARC过去三十年当中建立的基础设施是无法转移的:如森林,农业实验地,种子银行,和基因实验室,这些设施有些不能被转移,有些是在未来20年内无法再生的。所以NARC简单来说是不能另觅他处的。

    首都日渐猛增的人口导致了公共交通工具的不够用,从而使得私家车激增,而人们普遍对环境的漠视使得整个首都正在逐渐走向毁灭。

    据 报道,首都的温度上升幅度高于全球平均值两倍;而知情人士称即使是多增加一度都可能会导致大的生态不平衡,如暴雨,洪水,干旱,从而导致普通百姓的多病多灾。

    侵占NARC这样的森林覆盖区域,只会导致伊斯兰堡的森林采伐毁灭形势加剧。CDA在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妄图破坏首都的自然风光和自然生态环境。

    当整个世界都在走向以知识为基础的良性经济道路时,巴基斯坦却在以牺牲国家农业研究所为基础的经济道路吗?这是对我们的政治决策者,民间社会,媒体和司法部门的一次正义考验,因为这些开发项目会使得大批当权者获得暴利。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