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与 尤素福.萨拉赫丁 一起护卫文化遗产

    作家: 阿巴斯•侯赛因 - 发表于: 2014年03月17日 | ENG (English)

    与 尤素福.萨拉赫丁 一起护卫文化遗产

    优素福•萨拉赫丁

    冕·尤素福·萨拉赫丁是拉合尔文艺圈里多少年来一直致力于带头开发创意性项目来促进巴基斯坦文化的精英份子。他被昵称为冕·萨莉,他来自一个强大的政治家族,曾积极从政,但是如今他已经完全弃政并献身于艺术了。作为次大陆最伟大的诗人阿拉玛·伊克巴尔的孙子,他遗传了艺术的天赋。

    拉合尔的围城城寨被认为是城市的文化象征,它里面富有异国情调的莫卧儿王朝遗迹,狭窄的街道,以及街道两旁令人垂涎的美食大排档。

    优素福·萨拉赫丁拥有的巴鲁德·卡纳·哈沃利,是拉合尔建筑遗产中一个突出的文化象征。这座红砖建筑的宏伟的入口通向由大理石装饰的华丽的建筑主体,它体现了莫卧儿历史时期的成熟的工匠文化。

    巴鲁德·卡纳在马赫拉扎·兰吉特·辛格国王期间具有重要地位,建筑年龄约为370年。这是当时城市的弹药库,用来储存大炮,步枪和火药,故名巴鲁德卡纳。这里也曾是一个负责城市防御的兵团司令员的房子。

    优素福·萨拉赫定强调理解自己的文化根基和历史的重要性,他担心目前的这一代人正在变得越来越肤浅,他们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不清楚。

    当你试图将自己西方化,并以自己的文化为成本区花所有的精力和时间去学习别人的文化时,你并不是个明智的人。西方世界对全球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令全球的年轻人全部都沉迷于服装和汽车。他们并不象我们自己成长的那个年代那样拥有鼓舞人心的理想;我强烈感觉我们的年轻一代正在慢慢迷失他们的真实身份。比如在英国,无论你上什么样的学校你都会学习莎士比亚以及英国文化和遗产的方方面面。你会学到所有的文化。但不幸的是我们国家并非如此,尤其是那些独立的文化教育渠道。我的工作就是拯救我们大多数人已经遗忘的文化遗产。

    与 尤素福•萨拉赫丁 一起护卫文化遗产
    与 尤素福•萨拉赫丁 一起护卫文化遗产

    《海尔•兰芝哈》

    优素福·萨拉赫定的电视协会已经转变为一个叫做《维萨遗产复活》的电视节目和他的巨著《海尔·兰芝哈》,该著作是次大陆著名的浪漫文学代表。《海尔·兰芝哈》估计是次大陆最著名的爱情故事,该故事发生在旁遮普省。他的想法是使这部著作的故事和音乐重新登上荧幕。该系列有大约20首歌曲,并且是以14集电影的形式拍摄的。它没有任何宝莱坞的风格,反而很像是巴基斯坦50年代的自然电影。充满了那个年代的服饰和布置风格。

    萨拉赫定断言,印度的著名演员纳萨鲁丁·沙给这个节目配的画外音,将给这个节目奠定国际地位。

    随着关于《海尔·兰芝哈》的讨论的深入,一个身着迷人的粉色巴袍的女性从我们身边走过。尤素福·萨拉赫定兴奋地指出:“那就演海尔的女主角!”这为演海尔的女主角正在准备面试,她坐在我们对面的休息区域,她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服饰给人一种她就是海尔的感觉。加入我们的访谈的还有编剧和电视主持人阿提师·塔希尔,旁遮普省长之子。

    如果对该城市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即象征着拉合尔的节日,一字不提,那么这个讨论将是不完整的。对于把桑特节日的禁令,对于这个城市的许多诸如萨拉赫丁的老居民来说,是一个痛点。

    为了这个不幸的禁令,我在许多官员的面前咆哮过。我曾尝试告诉他们,这个节日不光是一个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文化节日,它更是一个可以将巴基斯坦放在世界文化地图上的一个重要节日。这个节日在老城区举行这么多年,直到80年代一直很少有外人对这个节日有多少了解。在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一个节日。随着拉合尔的影响力的与日俱增,它也可能成为巴基斯坦最大的旅游文化收入之一。

    他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风筝生产线上使用的化学品,这个问题才是应该解决的根本问题。大多数受害者是那些骑摩托车的人,萨拉赫丁认为,过这个节日的那几天,可以限制这种这辆的通行,以避开相关风险。

    你能想象巴桑特节能为巴基斯坦的旅游业带来的帮助吗。它可以帮助促进城市的经济,考虑到以往节日高峰期时有二十亿卢比的节日收入。所有的这些收入都到了膳食供应商,手镯小贩,和食品摊主等人士手中。就连事件管理公司也因这个节日而兴起了。

    优素福·萨拉赫丁热情的分享了他设想的巴桑特节日,它认为如果旁遮普政府能设立一个专门的部门,负责处理巴桑特节日事宜,并每年提前公布节日的日期。这可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并反过来对经济作出 贡献。

    这个概念并非只是停留在单纯的理想主义上,他曾经亲身经历了该节日的建筑气势。

    有一年的巴桑特节期间,伊姆兰汗陪同萨默赛特的公爵和公爵夫人来到拉合尔。他们完全被这个节日给镇住了。这促使我组织了一次大型的巴桑特早午餐,并邀请那时刚刚将《荣》报纸买下来的米尔·沙齐耳-乌·拉合曼对此进行报道。我那时还是政治家,能够邀请到很多有影响力的人,包括政府官员,外交官,文人和时髦一族。第二天的报纸都充满了巴桑特的图片。从那时起,这个节日真正流行起来。每到节日期间特别航班和列车都来到拉合尔,酒店几乎没有任何空房间。

    在问到关于他的令人梦寐以求的祖辈,以及他们是否给他设定了一定的标准时,他似乎漠不关心。虽然他自己也曾在政坛上成功过,但他却认为他自己目前的艺术事业才是他这正自豪和充满热情的。他说:“我不认为被选入议会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我认为自己在过去二十年来为保护巴基斯坦的文化遗产所做的事情,如庆祝巴桑特节日,做电视节目等等事情才是值得的。”

    当提到他对于表演的爱好时,优素福充满热情。早在1992年,他就为纳兹亚·哈桑的主打歌《塔利的塔利》作曲过。纳兹亚·哈桑和左西卜·哈桑当时在巴鲁德·卡纳小住了一段时间,萨拉赫丁帮过他们。他还谱写了《巴拉斯·萨万》,并为阿里·阿兹马特在宝莱坞奠定地位铺平了道路。

    萨拉赫丁在苏菲委员会成立不久后就被赋予组织一个音乐节目的责任。在传奇歌手法利达·卡纳姆的帮助下,他选择自己为诗作作曲。随后八个歌手被要求唱过这首歌曲,其中包括法里哈,阿布拉鲁尔以及拉哈特·阿里汗。

    他不久后发布了一系列的歌手的专辑,他的电视节目《维萨遗产》紧随其后也开始亮相。

    与 尤素福•萨拉赫丁 一起护卫文化遗产

    笔者品着热腾腾的茶,听着他作曲的由流行歌手拉哈特阿里·汗演唱的歌曲,悠扬的歌声与周围古朴的美景融为了一体。

    他的音乐是本土化的,使用的是东方乐器;他选择忠于东方的传统及其纯粹的形式。

    优素福·萨拉赫丁对他的祖国及其光荣的传统的奉献精神是鼓舞人心的,与他坦诚的讨论是一次深受启发,和鼓舞人心的文化和精神体验。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