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人物:采访参议员穆沙希德.胡赛因.赛义德

    作家: 艾扎.阿扎姆 - 发表于: 2013年08月21日 | ENG (English)

    人物:采访参议员穆沙希德.胡赛因.赛义德

    参议员穆沙希德.胡赛因.赛义德是巴中协会主席,巴中协会是伊斯兰堡一个致力于推动巴基斯坦和中国民间往来的组织。他接受了《友邻》杂志的独家采访。

    您成立巴中协会的构想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觉得有必要成立它,它的目标和宗旨是什么?

    我先给你一个简要的背景介绍。我与中国的交往颇有年头。1970年我作为FC学院一名青年学生首次访问中国。从那时到现在42年过去了,期间我访问中国40多次。自21世纪以来,尤其是在04、05年,我觉得需要有一个致力于在外交、国防、教育、能源经济和文化等领域推动民间层面巴中关系发展的专门机构,它应该关注那些政府活跃交流领域之外的社会方面,包括青少年(尤其是学生),妇女,青年企业家和其他希望了解中国以及学习汉语的人。

    我2006年4月首次提出了成立一个专门的中国机构的设想,它不光致力于学术研究,还应能采取实际措施,影响政策。我率领一个友好代表团去中国时,我将该设想告诉了一些中国朋友,其中一位艾平先生时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一局局长。我还与一些中国智囊人士讨论过此事,他们表现出了极大地兴趣。巴中协会从设想到成为现实花了三年时间,2009年我决定成立巴中协会。它正式成立的时间是2009年10月1日,在国际伊斯兰大学举行了成立仪式,因为伊大是巴基斯坦院校中中国学生人数最多的。当时中国大使罗兆辉是现场主宾。

    参议员穆沙希德•侯赛因在乌鲁木齐举办的2012年亚欧出版博览会论坛上讲话。

    您与中国和中国人民有着密切的联系,长达四十多年。成立这个协会是否您多年的梦想或完成更高目标的重要跨越?

    作为一个巴基斯坦人,一个关注自己国家前途的公民,我觉得我们应当在一个更高的战略层面上看问题,在我们目前所处的环境下,随着中国崛起引领着亚洲世纪,经济和政治重心正从西方转向东方,我认为巴基斯坦的政局稳定、经济发展以及民众的繁荣都离不开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中国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和最为信赖的伙伴。事实上,就巴基斯坦内政而言,我想说中国构成了我们国家团结和凝聚的一个因素。因为如果说在三个问题上所有巴基斯坦人的意见都是一致的,它们就是核项目、克什米尔问题和我们与中国的友谊,这些都是毫无争议的,也是各党派的共识。

    巴中关系的历史证实我所言非虚,因为每当我们需要中国的帮助时,它总是及时地给予无私和无条件的支持。此外,中国从不干涉我们的内政,向巴基斯坦提供援助时从不附带任何条件。

    巴中协会如何起步,它做过的一些主要项目有哪些?

    最初我们举办了许多研讨会,邀请了巴基斯坦、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著名人士。他们都对巴中关系和地区一体化有着浓厚兴趣。协会成立之后,我们很荣幸接待了中国前外长、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李肇星。他同意担任巴中协会荣誉主席。

    我们还接待了来自中国的代表团,里面著名的人士有北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教授;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艾平;中国和平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徐镇绥;北大巴基斯坦研究中心主任唐梦生教授;清华大学巴基斯坦研究中心主任李希光等。

    我们还开发了自己的网站nihao-salam.com,以每日即时通讯为特色,逐渐受到欢迎。

    2010年9月,我率领巴中协会代表团前往乌鲁木齐参加亚欧博览会。我们的访问还有一个目的:为巴中协会合作院校、巴基斯坦一流私人教育集团——ROOTS学校启动中文教学寻找教师。由于巴中协会和ROOTS学校的一致努力,我们现在光在伊斯兰堡就有3000名学生学习汉语。

    随后我们还尝试电影制作,完成了两部作品。一部是四十分钟的名为《崛起中的中国》纪录片,片子在中国拍摄,我们去了北京、乌鲁木齐和上海2010年世博会。另一部也是一部纪录片,由巴中协会文化阵线领头人萨迪亚.哈西卜女士于2012年制作。这是一部名为《友谊之旅》的十三集纪录片,重点向巴基斯坦观众描述普通中国人的生活。

    2011年7月,巴中协会与新疆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签署协议,2012年我们在伊斯兰堡接待了来自该协会的高访团。访问期间,我们发布了另一个巴中协会网站pakistan-china.com此次契机最为关键的大事是第一本巴基斯坦中国合办的月刊《友邻》的创刊发行。2012年7月,巴中协会开通了杂志网站youlinmagazine.com是巴基斯坦首家中英文双语网站,迅速成为推动两国文化交流和社会信息交流的主要平台。

    参议员穆沙希德共同主持在2013年8月北京举行的首次三边会谈(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

    2012年,巴中协会与中国和平发展基金会签署协议,除了其他领域的合作还包括一个出书项目。我作为编辑汇编此书,书中有数位知名作家。在他们的努力下,这本书必将成为巴中关系史上影响深远的权威著作,我们希望能配合1963年巴基斯坦和中国签署边境协议60周年纪念日同步发行。

    巴中协会还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等著名智囊团开展探讨。数月前我们在拉合尔招待了基金会理事长、前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张德广率领的代表团。同年我们还接待了来自中国对外友好交流协会的代表团。

    9月初,我率领巴中协会代表团,包括友邻杂志和网站编辑杜士卡H.赛义德博士,卡拉奇牛津大学出版社总经理阿米娜.赛义德女士和友邻杂志网站责任编辑艾扎.阿扎姆,参加第一届亚欧出版博览会。我与中国主办方一道被提名为活动的主要发言人之一。博览会上我们展示了与乌鲁木齐合作方联合出版的五本书籍。

    巴中协会成立的时间很短,您怎么看待它在实现推动两国民间往来目标上所做的贡献?

    关于巴中协会所取得的成就,我想说我们要有长远意识,中国有句俗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三年来,我们的成就是微不足道的,但我们所做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有着深远的影响。

    参议员穆沙希德•侯赛因会见中国总理李克强

    巴中协会今天已成为非政府、非政治、非党派重要民间交流平台。中国和巴基斯坦社会其他领域都可从这个平台获取建议、协助或指导。比方说,我很乐意看到巴中协会与ROOTS学校合作首倡汉语课程的影响,汉语课开设仅一年后,巴基斯坦政府便做出了历史性的决定:在信德省所有公立学校开设汉语必修课。另外,我们还收到许多其他私立学校招募中文教师和开设中文项目的请求。

    我们最大的挑战是用汉语走进中国民众,我们希望能利用友邻网站来实现它。月刊《友邻》在这些想了解中国尤其是新疆的人们中间广受欢迎。

    最近,我与主抓新闻和文化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其2012年10月17日访问伊斯兰堡时有过会晤。会上我代表巴中协会建议应在新闻、教育和经济领域开展合作拓宽巴中关系。比如我提出的一些创新性的建议有:针对新闻工作者展开培训,包括记者、摄像师和摄影师等;建一所巴中大学;在商业科技领域成立一个青年企业家论坛。

    巴中协会也同在巴基斯坦的中国企业进行广泛接触。我们与巴基斯坦工商联合会签署了备忘录,推动巴中商业。贸易和投资合作。我们还与伊斯兰堡领头电讯公司Miltronix联合在深圳开设了一家办事处。

    我们与中国移动首家海外分公司ZONG也签署了协议,此外还有CCTV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中国媒体单位等。

    刘健大使说过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超过双边关系的范畴,具有深远的地区和国际影响。的确巴中关系的持续力度创造了一个新典范,在这个典范下国家相互调整和适应。双边关系的发展激起了某些国家的紧张反应,主要是印度和美国,它们与中国和巴基斯坦一道构成了四方角力的关系,它们之间双边关系的发展是以政治和战略意义来衡量的。

    参议员穆沙希德跟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孙卫东一起

    你怎么看待这些反应?

    巴基斯坦和中国今天都是彼此的力量源泉,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上紧密合作。这是基于我们双边关系和共同利益的一贯历史。地区层面,巴基斯坦和中国热衷推动地区经济合作,包括通过经济、能源、运输管道和交通联系推动的地区关系以及美国撤军之后南亚地区和平、安全、稳定的追求。巴基斯坦是掩护中国西南软肋的战略力量,尤其是西藏和新疆。巴基斯坦也是中国通往穆斯林世界的窗口,坚信崛起的中国是亚洲的力量源泉,反对任何形式的“遏制中国论”,因为这种论调意味着重归冷战。

    中国在国际场合包括安理会、20国集团和核供应国集团等也给予了巴基斯坦战略性的支持。两国在伊朗核问题和叙利亚危机等国际问题上高度一致。

    您觉得深化巴中关系对于双方与美国印度的关系以及印美关系是否有影响?

    如果巴基斯坦和中国在地区和国际问题看法上一致的话,美国和印度也能看出来存在一致,华盛顿心照不宣扶持印度使之成为能与崛起中国对抗的对手。例如,印美核条约不仅是关于核问题而是修正以中国为中心的新关系,因为印度只有3%的能源由核能提供。随后2011年11月奥巴马在访问澳大利亚发表的宣言并非偶然(紧接着是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关于“美国太平洋世纪”的文章)。根据这个宣言,印度、美国和日本开启了三方防卫讨论,与此同时越南正邀请印度石油公司在中国南海争议海域开采石油。有消息指出华盛顿欲增加美国在东南亚的军事力量,加强与中国存在领土争议国家的防卫合作。

    因此这对巴基斯坦而言,最为担心的是这些做法将导致亚洲步入新的冷战:美国准备从亚洲西南撤退,又谋求在东南亚卷土重来。

    您认为有可能改变这些观念吗,该怎么做?

    是的,如果我们采用的方法少一些理想,多一些现实,更符合亚洲不允许再出现新冷战的实际情况,改变这些观念是可能的。911事件后,美国寻求一种意识形态的外交政策,由华盛顿力图按照美国利益和目标重塑该地区的新保守主义者推动。入侵占领伊拉克是一个经典案例,因为入侵跟911事件、基地组织或本.拉登没有任何关系。简言之,如果我们观察新兴的经济现象,美国经济很难持续与崛起的中国对抗。中美年贸易总额几乎达到5400亿美元,日本与印度也是如此,中日年贸易额达2500亿美元,中印年贸易额达750亿美元。所以希望经济发展会逐步取代美国军事工业建立起来的优势。

    巴基斯坦和中国在阿富汗都有利益。双方在哪些方面利益一致,如何协作实现双赢?2014年以前中巴在阿富汗问题能采取哪些合作?

    我觉得接下来的几年里,阿富汗会成为巴中地区利益的一个中心。双方都是阿富汗的邻国,也是阿富汗冲突后果的直接承担者。阿富汗持续的暴力和不稳定会影响到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和俾路之省,同时阿富汗战争也会助长中国新疆的暴力极端主义,影响中国西北地区的稳定。因此,2012年9月末,中国主要领导人之一,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访问阿富汗,这是456年来第一次高级别访问,双方签署了安全协议,中国将首次向阿富汗警察提供培训。中国目前已是阿富汗最大的外资国,巴基斯坦接纳了2500万阿富汗难民。双方在阿富汗持续和平和稳定上有着战略利益。如果需要填补美国北约从阿富汗撤军后留下的真空的话,阿富汗的六个邻国责无旁贷,巴基斯坦和中国尤其要在推动阿富汗和平和维护领土完整以及国家统一上起主导地位。

    参议员穆沙希德在中巴协会举行关于2013中国-巴基斯坦总理互访发布会

    巴基斯坦有这么一种看法,主张对待与中国的关系采取更符合巴基斯坦利益的方式,认为中国给予巴基斯坦的援助都经过谨慎处理以避免影响中美关系、中印关系或中国的核心利益。因此,如果巴基斯坦和中国在某一问题上出现分歧,中国将毫不犹豫做出其他选择。您对此怎么看?

    我认为这种担心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巴美关系或巴印关系面临的问题早于巴中的战略联系。事实上,美国1962年在中印边境冲突后转向了印度,巴基斯坦选择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的盟友,以求在新的南亚局势中平衡与印度的关系。换言之,巴中关系已成为别具特色的一种关系,是一种深厚的、务实的关系,不受巴美关系或巴印关系起伏的影响。巴基斯坦现在普遍接受伊斯兰堡与美国的亲密关系是周期性的,巴印关系是不稳固的,容易受到突发事件的影响。只有巴中关系是全天候的,因此它更为牢固和稳定,长盛不衰,不受地区变化的影响。

    您认为美国重新定位亚太地区会对巴中关系有何影响?

    巴基斯坦过去多次经历这一过程,在亚洲地缘政治确立某些框架后要求巴基斯坦在与中国的友谊以及大国之间做出选择,但是巴基斯坦的立场十分明确和一致。在冷战顶峰时期,美国试图向巴基斯坦施加压力,尤其是在1965年印度战争,停止“取悦中国”,然而巴基斯坦拒绝了,阿尤布.汗总统1965年11月在华盛顿告诉美国总统约翰逊:“如果与美国断交,我们可能会失去经济,但是如果与中国断交,我们会动摇国本。”1969年,苏联鼓吹亚洲共同安全概念,意图在亚洲孤立反对中国,巴基斯坦是第一个强烈反对的国家,认为这会损害巴基斯坦重大安全利益,把与中国的关系摆在首位。在当前局势下,巴基斯坦的反应也是可以预计的,巴基斯坦绝不会认同任何关于“遏制中国”言论的新阴谋。

    您认为随着中国的权力交接以及习近平的预期当选,巴中关系今后将面临什么挑战?

    我相信我们的政策制定者需要关注三个特定方面。首先,我们必须致力于去除官僚习气和反对贪污腐化,这两个因素对巴基斯坦的中国投资是极大的影响因素,可能带来经济上的损害。其次,我们必须为在这儿工作的中国员工,尤其是全国130多个不同项目工作专家和技术人员,提供安全保障。第三,我们必须重视中国对于暴力恐怖主义根源的担忧,人们认为其发源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争议边境地区。这是巴中关系以后面临的主要挑战。

     

    这次采访在《友邻》杂志2013年1月第六期上首次发布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