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伊斯兰堡文学节上焕发生机的文学遗产 二

    - 发表于: 2013年05月07日 | ENG (English)

    伊斯兰堡文学节上焕发生机的文学遗产 二

    开幕式与阿西夫.法如基、阿米娜.赛义德和卡米拉.沙姆西

    您对普什图诗歌了解多少?

    普什图诗歌的新声

    四位诗人组成的小组:阿玛加德.沙扎德,祖柏尔.哈亚特,阿里夫.图巴苏木和穆西卜.瓦泽尔,他们都来自全国不同的地方。主题是“普什图诗歌的讨论”。今天这些讨论将探索自普什图诗歌之父库什哈里.汗.卡塔克以来诗歌传统经历过的主要基本变化。普什图诗歌自库什里.巴巴以来总能找到政治的影子,不过80年代以来,诗歌开始关注愤怒和绝望的阴暗题材。普什图诗歌凝视着自己的土地并哀叹;战争和流离失所取代了情爱,鲜血取代了湖水。21世纪的不同在于开始关注政治层面的自我,强调自我批评和自我意识。虽然普什图人对于自己所抗争的事情有了自我意识,但他们知道,即使普什图诗歌关注自我,国内其他地方没有人会倾听,他们也绝不会聆听到普什图诗歌唱诵:

    “来吧,鸟儿,在我的掌心筑你的的巢穴

    因为我周围的树木已经消失不见”
     

    巴基斯坦首位布克奖提名者

    因提扎尔.胡赛因

    “我都不知道他们会给非英语小说颁发布克奖!”这位传奇作家笑着说。因提扎尔.胡赛因是巴基斯坦首位被提名国际奖项的乌尔都语作家。当他从阿西夫.法如基女儿那得知提名的消息时,他的第一个问题是那儿的天气怎么样。被提名为国际布克奖的认可让他更为谦逊:“我从未想过能达到这个高度。我的前辈们在一个现实主义时期热衷于短篇小说艺术。我只是写下来而已。
     

    他的灵感来自许多人,包括拉坦.纳斯.萨沙尔、安通.切克霍夫、马哈特马.布德和纳尼;纳尼是第一个给他讲述故事的人,在读过贾塔克.卡萨后他发现短篇故事在布德的小说中得到了完美体现。他生命中遇到的最美好的两次:一次是与马德胡里.迪克西特,一次是与萨达特.哈桑.曼托。他在开幕式上的专题演讲中提到了上世纪同步出现的恐惧和创新。因提扎尔.胡赛因是一个传奇,一位机智的、诗意的和活力的“乌尔都语大师”

    从印地语到乌尔都语:一种语言两个名字

    塔力克.拉赫曼博士

    曾几何时乌尔都语还是印地语。塔力克.拉赫曼博士在伊斯兰堡文学节上发布了新书《从印地语到乌尔都语:一段社会政治历史》。印地语字母借自于德温那格利字母,乌尔都字母改编自波斯语。两种语言类似,不过多年来,它们现在正呈现出两极分化的趋势,除了自然的和无意识的分离,主要是政治现实使然。书本不仅探索了政治导致的差异,还揭示了关于乌尔都语的一些谬见。该语言是何时发展起来的?乌尔都这个词的意思是什么?为什么会开始印地语运动?书本回顾了我们是从哪儿来的。
     

    与格兰塔出版社2013年最佳英国年轻小说家对话

    《In the City by the Sea》、《Salt and Saffron》、《Broken Verses》、《Kartography》的作者卡米拉.沙姆西为观众朗读了她的新小说《Burnt Shadow》。小说关注的是一位在与英国人的战斗中失去一只眼睛的普什图士兵。她解释了自己成为作家背后的动机和灵感。

    卡米拉.沙姆西

    “小说是讲述故事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存在并且持续发展,因为这是一种工具。最容易的部分是只要把它写下来,你就有自己的世界,你可以畅游其中,发现错误。年轻作家应该对自己的故事负责,因为这是他们接下来的几年生活中会经历的事。作家要有很好的想象力和通感,你的情感是最重要的。作为一名小说家,在历史中你将自己定位在哪儿?要学会比较极端的正反面。一部小说不需要平衡。你必须呈现自己相信的东西。”

     

    《胡萝卜是胡萝卜》:齐亚.莫黑乌丁读回忆录

    有关的故事: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