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八度 - 把音乐带回巴基斯坦

    作家: 贾拉勒•侯赛因 - 发表于: 2014年08月25日 | ENG (English)

    八度 - 把音乐带回巴基斯坦

    自2000年有线电视 进入家庭之后,巴基斯坦的音乐产业开始不断有创新。乐队开始层出不穷,并且每个乐队都为主流产业带来了自己的独特风味。自2000初,努尔利和EP乐队就以其符合大众口味的歌词,尤其是符合年轻人口味的音乐吸引了一批狂热的粉丝。由此而在学校,学院以及大学里产生了连锁反应,数不胜数的人开始走音乐路线。其中有些人挺走运的,他们一夜成名,如贾勒和若克新,而其他一些同样有才的,却因市场日趋被新乐队占领并饱和而不得不接受现实。全年都有音乐会,因此也有许多新的唱片公司出现。90年代的时候音乐只是一种爱好,而自2000年起,音乐开始变成了一个赚钱的手段。

    与国内众多的乐队和音乐人争相称霸的形式不同的是印度音乐,该领域的主导力量是宝莱坞的歌曲,其中大部分的歌词都是没含义的“马萨拉歌词”。因为这个原因,还有因为印巴两国语言相通的原因,巴基斯坦的音乐也开始打入宝莱坞电影歌曲行业,并广受欢迎。

    不幸的是,巴基斯坦的音乐产业这种繁荣是短暂的,因为它正赶上美国的“反恐战争”。这场战争的负面因素使得人们对于音乐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新闻频道。音乐频道开始一个一个停播;原定的演唱会一开始是因安全问题而被取消,再后来就是完全停止。

    随后,YouTube 便成为音乐的新发展平台。然而,巴基斯坦对YouTube的禁令成为了这些新起之秀的丧钟。起初,人们还能每周听到一首新歌,再后来一年都听不到一首新歌了。

    在一个宗教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时期,很多人都不愿意再去重振一度欣欣向荣的乐坛,但有一个人这么做了。阿克巴尔·侯赛因,一名职业律师。他于几年前推出了一个八度音乐项目,目的是为音乐家和音乐制作提供一个平台,以便大众可以有新鲜的音乐。八度不仅将音乐家和音乐发烧友带到一起,还举办地下演出。自八度成立以来,他们已经在拉合尔的各个场馆组织了一系列活动。

    Octave - Bringing Music Back to Pakistan

    在八度演出

    阿克巴尔解释说,“之所以创办八度,是因为我们已经找不到任何演出的平台了。我大多数朋友都是音乐家,我们意识到因为巴基斯坦的局势影响,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自己出手解决问题的程度了。我们一开始在阿勒哈姆拉的一个小礼堂里起步;那时候我们没有赞助商。但在我们的第一次成功演出之后,我与一些赞助商联系,并得到了汉登的支持。我在业内得到的反应和鼓励让人非常兴奋。许多不知名音乐家和成名的乐队如SYMT和阿里·努尔都对八度赞不绝口。他们的态度让人很受鼓舞”。

    不同于雀巢音乐工作室和可乐音乐工作室,八度不具备最顶级的设备和制作音乐的专家来给听众提供最完美的产品。他们没有任何资金。但是阿克巴尔认为这些限制迫使他们更加努力,所以应该算是一种动力。他说:“这使得我们不断地创新,从艺术家到行家,我们一直在努力。而且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们一起努力还是很有乐趣的”。

    通过八度的努力,他们成功推出了拉合尔一些最有才华的地下乐队,如查尔·帕叶和杜·哈扎尔。 除了给观众演出,八度还给这些乐队拍了自己音乐视频。查尔·帕叶如今已经有红牛,雀巢以及其他赞助商支持,并在拉合尔的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如今不少不知名的艺术家们都给八度发自己的音乐视频,希望能在八度平台上演出。

    贾米勒·布朗特之歌

    八度给那些想要表演的艺术家和乐队们进行面试。八度和可乐音乐工作室一样,让不同的艺术家们组合创造出符合八度的独特的音乐。八度让艺术家们找到彼此的共同点,好让他们的联合不会失去自己的独创性。 阿克巴尔说:“在这里,他们的自尊心都要先抛开,走出自己舒适的领域来和其他艺术家合作,制作音乐不仅仅需要好的装备和音乐家,它还需要把所有正确的元素和音乐家集合到一起。吉他手不是仅靠一把好吉他就能创造优美的音乐,他还需要平衡与乐队里其他乐手之间的度,以产生最好听的乐曲。一个超有才的电子琴手要配上同样好的吉他手,而吉他手还得有个优秀的歌手来搭配。总之要达到近乎完美的平衡,才能创造出广受赞赏的音乐。

    靠八度出名的歌手还有艾扎兹,他曾才八度的平台上演出(见视频)。“我把他在八度演出的视频发给了我在核桃音乐工作室的朋友,那是他们正在挖掘巴基斯坦的明日之星 。他们接受了艾扎兹,他后来在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随后,他赢得了印度环球音乐唱片合约。我为他感到骄傲,也很开心八度能在他的事业上帮上忙。

    Octave - Bringing Music Back to Pakistan

    阿克巴尔·侯赛因

    在巴基斯坦,音乐家只有在国外走红后,才能在国内获得认可。在印度,恰恰相反,人们尊音乐家为乐神。这很有可能跟印度的主流文化有关,在那里,音乐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在巴基斯坦,许多本来不是本土的因素开始攻击我们的本土音乐文化。阿克巴尔感叹道:“我们国家没有普遍的欣赏音乐的人群,也没有人为此狂热到底。而在印度,音乐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尊崇音乐家并将他们高高捧起”。

    对于阿克巴尔来说,八度是将音乐带回人们生活,并给他们更多的娱乐选择的一个原因。他说:“音乐是我鼓舞人的一个方式。这个国家有太多的镇压,太多的问题困扰着我们。音乐是一个抒发所有内心的挫折和感情的发泄口,所有这些原始的情愫都可以成为艺术。

    他们的活动是众所周知的,体裁广泛,背景繁杂。从原创到翻唱,从古典音乐到乡村音乐再到摇滚,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平台。他们的活动通常都是以活跃的观众和迷人的气氛出名的。他们在舞台的搭建和座位的安排上非常花心思,以便有最佳听觉效果。有趣的是,他们从来不以谁来演出来打广告。他们只是在广告中打出演出场地,而不透露演出者。这样一来,他们可以确保来的听众是为了八度的独特声音而来,而非为了某一音乐家而来。

    他们不仅给拉合尔的年轻人带来了盼头,他们还希望能够扩大他们的平台。阿克巴尔跟笔者分享了八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取得的成就,从一开始的仅仅提供演出场地,到后来的录制音乐和制作视频。

    阿克巴尔为那些八度里面的合作感到特别的骄傲。他说:“我所有的艺人跟其他艺人合作,帮助彼此,而且这么做仅仅是出于对于音乐的热爱。即使是没有报酬,他们也都在自己的歌曲录完之后留下来,坚持好几个小时,帮助其他人听听他们的音乐是否和谐。有这样的团队是非常棒的一件事情”。

    在八度,音乐的重点是放在传统的南亚音乐上。看到这些年轻人都理解和欣赏苏菲亚娜· 卡拉姆的主要乐器:古典拉格,长笛,口琴,西塔尔和手鼓是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八度努力确保在同年轻人更习惯的西方音乐融合的过程中, 传统的音乐不会失去它的本质。这是很重要的,因为许多巴基斯坦青年如今都已丧失了跟传统文化的联系,他们偏爱的是电子音乐和室内音乐,而非传统的苏菲派歌手如阿毕达·帕尔文。

    虽然像八度这样的组织的首要目标应该是吸引赞助商,以便他们有足够的运作费用,但是阿克巴尔却坚信创意的独立性并向这个方向倾斜。他说:“我非常不愿意放弃对原创的控制;我不想将八度交到那些大型公司手上并失去它的真正身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至今都没有走完全商业化道路的原因。我希望八度能够做的比雀巢或者可乐的音乐工作室更大。但我希望赞助商能够同意我们的条款,在此之前,我宁愿等待”。

    对于一个音乐制作室来说,平衡商业利润和音乐质量往往是相当困难的,通常都是一方需要妥协。 八度希望能够在维护艺术家的原创和利益之间取得平衡。阿克巴尔说:“我希望八度能够达到全年每周都有演出的地步。目前我们是每月一场演出。如果我们能做到每周的话,至少说明我们在拉合尔已经恢复了乐坛的地位。到时候,我们会将这个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如伊斯兰堡,卡拉奇,费萨拉巴德等。 如今在巴基斯坦活跃的都是受高端人士欢迎的,私人派对上的活动,那些都是针对小批观众的。我们跟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他们是为了赚钱。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对音乐的热爱”。

    结局并不完美,因为我们最终做音乐是为了乐趣和热爱。

    其实最终能够使八度获得成功的是一份理想。像所有伟大的企业,正是这种浪漫主义和主人翁意识驱动着人们,使得他们走得更远。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