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作家: 安波尔.舒曼 - 发表于: 2016年07月14日 | ENG (English)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它曾经被誉为光之城。

    如今却成为了恐怖和贫穷的代名词。

    每年我都因为生活,或者命运,要来一次克里夫顿的兵营火车站。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每年我都会在此乘坐火车,忘记身处繁华之乡,在拥挤的车站,面对我的城市的真面目。

    我记得原来我住在米尔普洱卡斯,并且会来卡拉奇,但那时我总是被挤和被排斥。

    人类总是容易忘记自己的根和来源。

    每每回想起那时的光景我就特别怀念故乡。

    那时一切都是那么不同……火车,人们,我,尤其是卡拉奇,都那么不一样。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如果说还有什么没变,那就应该是coolies.

    交通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很重要。

    印度-巴基斯坦铁道系统是英国殖民时期就有的。

    那时卡拉奇的货物是用印度Flotilla公司的货轮从港口运往印度的。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卡拉奇的坎特火车站是1898年建造的。

    在那之前,这里叫做Frere街道火车站。

    它是卡拉奇和克特里之间的火车站的第一个站点。

    建造坎特火车站主要是为了缩短货轮的运货总时间。

    我坐在火车单间里想着这座城市曾经的模样。

    那时这座城市里生活本身比金钱更有价值。

    但我们经历了太多。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一个在火车轨道中间打盹的男士

    也许有的人会说我们现在更加现代化,生活水平更上了一层楼,但是建造更多的桥梁和建筑真的是进步的表现吗?

    我被一个女孩儿的声音给带回了现实。我看着她,似乎看到了城市里许多张悲伤的面孔。

    她走进我的单间,乞讨着些许零钱,我面对她同情的笑了笑,并为这座城市感到悲哀。

    她破旧的衣服,哀伤的眼神和赤着的双脚都令我心头难受。

    卡拉奇兵营火车站
     

    突然我被一剂响亮的耳光惊地抬起了头。只见火车巡警正站在哆哆嗦嗦地女孩面前。

    我的硬币掉在了地上,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在我还没来的及说句话时,列车员就拽着女孩儿的衣领把她扔了我的单间。

    然后他看着我希望我能赞许他的行为。我却默默地望向窗外,心里对这座城市最后的希望也荡然无存。

    我看着那些躺在月台上的弱势群体,那些在做小买卖的和那些需要我帮助的家庭。

    正如每年一次的旅途一样,我再一次将所有烦恼留在身后,随着火车的启动再次离开。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