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友谊基金独自扛起讨伐巴基斯坦的海洛因问题的大旗

    作家: 艾扎·阿扎姆 - 发表于: 2015年10月26日 | ENG (English)

    友谊基金独自扛起讨伐巴基斯坦的海洛因问题的大旗

    卡利德,街头流浪儿童,在友谊基金会治疗前和治疗后

    帕尔文·阿扎姆博士陈述的统计数字是令人震惊的,“巴基斯坦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海洛因成瘾者,比美国多300%。超过500万的大麻使用者”。这些大麻来自阿富汗,并且由于其价格一直上涨,于是大部分用户最终切换到使用海洛因。据2013年的一项调查显示11%的KPK人口沉迷于毒品。

    阿富汗边界附近轨道上的毒品成瘾者

    阿富汗边界附近轨道上的毒品成瘾者

    阿扎姆于1992年建立了友谊基金会。它是巴基斯坦唯一一家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打击毒品泛滥的组织,它的总部设在白沙瓦。它一直致力于五个关键领域: 减少毒品需求;预防,支持和治疗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受害者;人权保护;人力资源开发和社区参与。这也是唯一的儿童毒品成瘾者治疗中心,并且它遵循特定的处 理模式。

    阿扎姆解释说毒品滥用其实在很大层面上是社会性问题,因为它所面临的误解和歧视使得它的处理办法变得非常复杂。

    友谊基金会总部的儿童治疗中心之一

    友谊基金会总部的儿童治疗中心之一

    友谊基金会的全面恢复方案包括12个步骤包括物理疗法,心理疗法,精神疗法等,这套恢复方案他们认为对人的全面康复非常有效。

    该基金会开发了社区治疗模式:每个“社区”都有一名前毒品使用者做为他们的顾问,而心理专家和医生们则从旁协助。

    Dost Foundation, Peshawar

    这 里的纪律规定严禁毒品,暴力和性接触。该方案从身体解毒开始,通常会持续一周,并紧接着进行一级和二级康复。友谊基金会坚持治疗解毒的养生之道,而且不主 张药物疗法,他们管理的药物是温和的,成本节约和多国的。戒毒者负责照看彼此,打扫卫生,负责安全,烹饪等等。通常戒毒者在友谊基金会的逗留时间为3个 月,在此期间他们的家庭成员也会参与戒毒,每周看望戒毒者一次,并且也会被建议在病人出院后应该如何与之相处。

    友谊基金会的大部 分戒毒者 来 自巴基斯坦全国各地,虽然大部分都来自贫穷的家庭背景,但也会有一些是来自中产阶级的家庭背景。该基金会的政策是面向全社会开放,而不论其社会,政治,宗 教或种族背景。友谊基金会也不会依赖于被人带来的戒毒者;他们的工作人员也会平时出去寻找街头的毒品滥用者,孩童和成年使用者,他们会耐心的劝服他们进入 治疗程序。

    友谊基金独自扛起讨伐巴基斯坦的海洛因问题的大旗

    友谊基金会自1993年以来也一直在监狱进行戒毒方案,这是由阿扎姆博士访问一个白沙瓦监狱检查囚犯而触发的想法。60%的女囚犯都是因为毒品问题进入监狱的,而且那里有200个少年犯,他们中80%的人是吸毒者,而在成年男性监狱,100%的人有吸毒问题。

    友 谊基金会杰出的声誉使得它得到了国际组织的资助,但是政府却没有提供任何资助。迄今为止,友谊基金会已经治疗了超过2000名吸毒人员,这些人是被政府包 围在白沙瓦外的沙西巴拉区超过80处地方:他们中70%的人是服过役的,40%的人HIV阳性并患有丙肝,但是目前的工作因为缺少资金而受阻。负责该项目 的监督委员会也拒绝支付员工工资,其中有10名心理专家和3-4位每天24小时轮班的医生。

    然而,阿扎姆博士却坚持着,她的动力来自“宗教和虔诚的信仰”。她对毒品滥用的挑战可以从她的生命中总结出来,“这是关于服务人类和帮助他们从束缚中解放出来的战争”。鉴于巴基斯坦问题的严重性,她的努力不过是杯水车薪;政府必须发挥领导作用,并向这种威胁宣战。

    点击观看相关视频

    有关的故事: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