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思路畅通的比拉尔.拉沙力

    作家: 萨义德.阿巴斯.胡赛因 - 发表于: 2013年10月14日 | ENG (English)

    思路畅通的比拉尔.拉沙力

    比拉尔•拉沙力(左)在工作中

    巴基斯坦电影产业因制片人人才辈出,新想法层出不穷以及新科技的应用而正在经历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比拉尔·拉沙力这个名字就是品质的代名词。他的音乐录影带已将创意和完美演示的标准大大提升。他的作品《我的挚爱 走吧,诗人布利亚》引起了许多人的敬畏。他正在拍摄中的新作品应该是在国内最受关注的电影。《友邻》杂志就他的导演经历和他的被大肆炒作的电影《突击》而采访了这位充满活力的年轻电影制片人。

    你是执导音乐视频出身的,那么你是如何开始的?

    我从电影学院回巴基斯坦过暑假,在那儿我碰到了好朋友马赫穆德和萨米尔的同事阿提夫·阿斯兰姆,他当时正在准备出自己的专辑。我跟阿提夫闲聊的时候提到了不如一起做个音乐视频。这最终导致了我拍摄他的音乐视频歌曲《混乱》。

    你的作品具有与众不同的鲜明的前卫风格。这种抽象的形式在你的电影《我的挚爱》中体现在佳乐乐队上,在《走吧,诗人布利亚》中体现在米卡勒·哈桑乐队上,这位巴基斯坦视频制作提供了一个新的前进方向。那么你的影片制作灵感是受谁的启发?

    我能想到太多人的名字,所以很难说是受哪一个具体的人的启发。通常我制作的音乐视频的灵感来自音乐本身而非来自其内容。在巴基斯坦想要脱颖而出,有个强烈的与众不同理念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产品价值本身并不高,所以为了补偿观众,你必须充满创意。制作音乐视频的最好方面就是:你既可以快乐的创造艺术,又可以使它商业化,鱼和熊掌,两者兼得。

    《走吧,使人布里亚》剧照

    那么你是不是觉得在巴基斯坦你只能在音乐视频的领域有的创造性的余地,而在电视和电影制作领域没有太多创造性的余地?也就是说,你有没有觉得有时由于商业化的需求,你在其他媒介领域创造性受到限制?

    你会受到限制的,但问题在于你是想立马开工,还是想在当电影制片人的同时在同行中尝试一下别的题材。如果是,那么制作音乐视频就是一个既能学习又能出名的好方式。因为它们制作起来又快又短,你还可以变换许多风格。因此想从事电影制作,音乐视频是个理想的媒介。

    公众对你的弱节拍的音乐视频有什么反应?

    总的来说放映非常好。我不觉得有任何人有困惑。我想尽量保持直白而不是太疯狂。毕竟这并不仅是你自己的视频。你是在为音乐家或乐队制作视频,所以你得听他们的,按他们的要求走。

    你制作音乐视频的时候有多少成分是来自于歌手的?你有没有和歌手因为对乐曲的看法不同而僵持过?

    这其实取决于你在跟谁合作。就明星来说他们都有不同的脾气和性格。至今为止我对乐曲的制作都很顺利。我也没有受到太多的干扰。很明显艺术家们都希望能够跟你合作,但是他们通常对自己的形象太在意,因此对自己形象的处理会感到格外的紧张。但是当他们跟你相处一段时间后会意识到可以相信你,于是他们就会放手不干预。

    获得“ 卢克斯风格奖”的最佳音乐视频制作导演奖

    影视剧产业在巴基斯坦已经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拍长片电视剧的导演们通常在这个过程中能赚很多钱。你有没有想过要进入这个领域?在你看来,电影制片人的这份职业相对仅仅在电影院范围的电影制作是不是更稳定?

    如果我想追求的是稳定的收入我就不会去上电影学院,而是继续攻读我的管理学位。钱并不是驱使我的动力。再说了,我不觉得拍电视剧就一定是稳定的收入。我觉得这主要取决于你所做的具体事情。电影院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球赛。它的投资远远大于你的赌注。观众对它的要求更高,因为他们是抽出时间来付钱看你的作品。因此相比之下,电视剧应该是更安全的领域。

    虽然我们的电视剧产业不断的发展壮大,但是同时我们的电影却已溃烂成一个破旧的产业。那么巴基斯坦的电影产业在那些方面步履蹒跚?

    关于这个有很多不同的观点,人们用各种理由去解释。我个人认为这和从事这两个行业的人有关。电影院是另一类球赛,它有自己的动力。它的资金来源渠道非常狭窄,因此几乎同样的题材在被回收使用。从事电影行业的人并没有将科技和器材更新换代。因此品质自然下降。我觉得传统上电视剧就有更高的威望,而且对女性来说上电视更容易一些。巴基斯坦的电影院无论从审美上还是内容上都大幅度下降。巴基斯坦过去几十年的政治局势对电影院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只留下一些急功近利的人在从事这个行业。他们本可以使其既富有艺术气息又符合商业需求,但他们放弃了艺术只追求利润。但好在现在情形在转变,因为艺术经历的都只是阶段性的。现在有很多人在往这个领域发展。我记得我进入这行的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多电影学院。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今从事电影业的这些人都相当的严肃。我想未来几年巴基斯坦肯定会多出许多独立的电影院。巴基斯坦电影不仅会在国内首关注,更会在国际舞台发展,因为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对我们这块土地的故事非常感兴趣。   

    我们有可能在电视上看到你的作品吗?

    我一直在考虑制作一个像HBO里的播出的那样的电视剧,而不是老是想现在这样将视野局限于本土的材料,这些材料起不到启发作用。我想尝试将美剧那样的形式带进巴基斯坦电视剧。

    那么巴基斯坦观众对这样的尝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我认为如果产品质量优异,人们会喜欢的。就像我尝试制作的音乐视频一样,人们会去看,会去欣赏。我想说的是,我们的一些观众喜欢一个风格和题材的电视剧或电影,但那不代表他们会不接受其他任何风格。就拿我母亲为例,她喜欢看当前的巴基斯坦电视剧,但她偶尔也会看看动作片。如果一个东西吸引人们的视线,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自己对某种题材的偏爱而不去看这个东西。

    当谈到电影业时,巴基斯坦电影制片人们觉得,允许外国电影在巴基斯坦电影院上映,尤其是印度片,会阻碍本地电影的发展。你认为限制竞争是处理电影业萎缩的治疗措施吗?

    我认为将自己没把电影制作好的过错归咎到印度电影上是个很方便的借口。我觉得他们应该反过来想想,我们需要的是将本地电影里的一些毒素给排出去。在印度电影进入市场前,我们的电影院几乎都倒闭了。我承认我们的电影在巴基斯坦的市场很小,但是现在是一个电影都在走向国际市场的年代,因此我们可以尝试走国际路线。如今全球都在关注巴基斯坦,而且他们比以前更加接受我们,所以我们的电影应该符合外国观众的口味。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大的市场空间。我们可以跟印度片竞争,倒不是说要在产品价值方面,而是在如何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这个方面。

    《突击》电影拍摄过程花絮

    有很多电影制作人是自学成才的,他们都是在工作的同时磨练自己的技能。而作为科班出身,你认为要做制片人先进行专业培训重要性在哪里?

    对我来说去上电影学院的重要性并不在于专业学习。它的重要性在于你得以离开自己的国家,发掘你自己,独立做决定并发展自己的天赋。这些才是最终给你启发的因素,而非课堂里学到的具体的知识。但与此同时,去上电影学院是一个丰富自己的专业领域的人际网络的好方式。我在电影学院交到了许多好朋友,我们直到现在都会随时在对方遇到难题时提供帮助。你在开阔自己视野的同时会结识到许多可以结交一辈子的朋友。你在世界各地都会有年轻的学生,因此当你留个作业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你会学到很多不同的方式和手法。但是在这个信息时代,专业学习也可以在网上进行,也不一定非要去上学;而且你可以省一大笔钱和时间,然后用这笔钱和这段时间直接拍个电影。 (笑声)

    好,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执导的广受关注的电影《突击》。电影预告片里有一些光滑夺目的视觉效果 。这个项目是怎么弄出来的?

    这个项目最早是由 《思想工作》公司的董事 哈桑博士着手的 。起初只是一个小项目 ,甚至可以说只是个电视影片。我们两个初次见面就相谈甚欢,于是我们开始互换想法。这个项目于是演变成一个大的电影。从最初开始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电影里的音乐会是什么样的 ?会如传统电影院里的主流电影里那样的对口型的歌曲吗?

    会有一对情人在雨中跳舞的情节……开玩笑呢!这部影片里将不会有歌曲,也不会有传统巴基斯坦电影里的那些元素。

    作为一个初次登台的电影导演你有什么样的经历呢,你遇到了哪些挑战呢?

    我应该算是经历了许多事情。在拍摄过程中有许多美好的回忆,我也交到了许多很棒的朋友。我们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问题;每个作品制作过程都会有许多问题,我们也经历了很多属于我们的问题。当然了,这是拍摄电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总的来说,这个经历是无价之宝。

    你有同时结果很多项目吗?

    没有,我讨厌欺骗我的工作!我做不到。一旦我接到一个项目,我会将全部经历都耗在上面,直到收工为止。

    你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导演过一些很有实力的演员。那么像跟沙安这样的资深演员合作是不是很有压力呢?

    我在拍摄前就基本上已认识了所有演员,所以在拍摄过程中我们的关系就很舒适和随意。

    你觉得 演员们在电视和电影拍摄中或多或少会长期固定在某一类角色中,演技会很死板吗?如果是,你会要求他们忘掉自己的经验,然后演出你想要的细微之处吗?

    我觉得这样的问题主要存在于次要演员和群众演员,因为经验不足的人有时会想当然的以为他们演的方式是对的。我意识到通常经验丰富的演员反而不会太死板。有些时候如果他们是,那也是在某些方面。再说了,如果他们是主角,那么他们在拍摄过程中是有发言权的。

    在巴基斯坦电影制作并不被认为是一个主流职业。当你开始你的专业学习时 ,媒体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那么你父母或你自己在起初选择你的职业道路时,有没有任何忐忑的心情?

    我那时其实在拉合尔科技大学已经上了一年。第二学年刚开始的时候我坚信自己想要成为一个电影制作人。于是我必须面临说服自己的父母,因为一开始像他们说这个想法是很困难的,我并不怪他们。他们想让我把这个当成一个业余爱好,但当他们意识到我有多么严肃以后就不得不同意了。从那以后他们就非常支持我。

    虽然这个国家的电影已经呈现出多年惨淡的景象,但似乎从电影《畅所欲言》,《以上帝之名》,和最近刚获大奖的电影《幼苗》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丝希望。你会因此说这是电影业复兴的开始吗?

    与其说是复兴我宁愿说是重生。我觉得典型的巴基斯坦式的电影不应该被复苏,我个人觉得他们很难看。我们新一代的电影制作人有新的电影制作想法和观念,我坚信这会创建一个全新身份的产业。希望到那时候人们会积极的参与这个行业。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