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民俗文化博物馆:复苏遗忘的文化

    作家: 艾扎.阿扎姆 - 发表于: 2013年05月29日 | ENG (English)

    民俗文化博物馆:复苏遗忘的文化

    Dr. Uxi Mufti

    走进乌克西.穆夫提的画室犹如步入巴基斯坦田园深处的一个小村庄,艺术家们挥动着充满魔力的双手,民俗传说跃然而现。看着货真价实的丰富民俗艺术,你会在发出疑问之前尽可能的去吸收和观赏。采访一位活着的传奇人物是十分激动的,当你与这位一手将巴基斯坦民俗文化带入主流意识中的人物进行交谈时,你可以原谅一下自己的紧张。我从基本问题着手:民俗文化博物馆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民俗文化博物馆有着不同的说法,”他说道:“40多年前开始迈出了第一步。”但基础是在数年前年轻的乌克西.穆夫提在查尔斯大学攻读哲学博士学位时打下的。”

    穆夫提博士与俾路之部落说书人

    在阅读过大量西方古今著名思想典籍后,他有机会了解了一些自己国家一些伟人们创作的作品。像布勒.沙、夸加.法里德和沙.胡赛因等。“当我开始阅读他们的时候,”他回想着:“我吃惊的发现南亚次大陆这些文盲诗人在哲学视角上远胜于欧洲哲学界的牛人们。”这种发现标志他将巴基斯坦民俗文化发扬光大作为一生追求的一个开端。

    20世纪70年代早期,穆夫提博士返回了巴基斯坦,负责巴基斯坦一个名为《Lok Tamasha》的流行电视节目,把全国各地的民间音乐艺人的表演搬上荧幕。期间他拜访了费兹.艾默德,他是来伊斯兰堡建立国家文化艺术委员会(PNCA)的。穆夫提将自己作为知名乌尔都语作家穆塔兹.穆夫提的儿子介绍给费兹。穆夫提博士说巴基斯坦建立的PNCA都只关注表演艺术,没有迎合民俗艺术和传说的。费兹问他如果建立这样一个部门,谁能来负责,穆夫提博士说自己已经准备好担此重任。“我有一个完整的提议,包括成立一个巴基斯坦民俗艺术学院的详细计划,主要关注技艺和研究。”费兹接受并通过了提议,穆夫提博士分到了一个小房子,他在那儿成立了民俗研究中心。

    阿兰.法齐尔

    机构成立之初十分简陋,只有3位员工,每月项目预算只有500卢比,还有一间堆满他个人搜集的磁带的临时工作室。穆夫提博士开始着手记录巴基斯坦未开发地区的声音。他让上《Lok Tamasha》的艺术家们在中心排练。当时包括一些在地方上都没有名气的名字,比如米斯里.汗.贾马里、阿兰.法齐耳和马郎.查理等。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他搜集了大量的录音材料。虽然环境不佳,但一切都在向前发展。不过当费兹离任时,PNCA重组后有了新的领导,接下来的几年中心发展都举步维艰。

    “我内心有一种疯狂的想法(他多次这么说):复苏我们的民俗文化,找回它在我们文化中应有的位置;去把那些埋没的富有才华的人们发掘出来;将我们社会长久缺乏的一种元素找回来。我的这种疯狂将会得到认可。”

    此后在1976年,穆夫提在自己的研究中心赞助下在伊斯兰堡俱乐部举办了首个手工艺人节,现在更名为民俗节。它的理念是展示民间手工艺,引起公众关注;为民间艺术提供一个与其他各种成形的表现艺术同台竞争的平台。为什么要将其称作为一个节日?因为我们大部分人并不爱去博物馆。称之为节日,他们会与家人结伴而来。你看大部分人都对古代历史知之甚少,”他解释说:“除此之外,巴基斯坦文化是一种鲜活的传统,需要这样去描绘。它生机勃勃,并未消亡。它并非过时的糟粕。!”

    民俗节在当地和外国人中间都获得很大的成功,由于他和电视台的关系,他还获得了媒体对于该事件的有力支持。不过很快便出现了一个小波澜,PNCA领导抱怨中心组织的活动逾越了纯研究的职责范围。文化教育部长阿卜杜尔.哈菲兹.皮尔扎达要求会见穆夫提博士。穆夫提解释了自己的原因,他高度评价了皮尔扎达部长,部长看到穆夫提博士的工作是怀着爱和真情实意去保护国家民俗文化,他问政府要如何才能协助他。穆夫提认为为了有效开展工作,他需要一个有着专门职责的独立机构。所以国家民俗和传统遗产研究所,也就是民俗文化博物馆便成立了。在规范宣传巴基斯坦民间艺人过程中,穆夫提博士觉得关键是去掉中间商,这些家庭手工作坊从生产者手中以极低价钱购入手工艺品,然后以高价卖出获利,所得利润一分都不返给手工艺人。他期待为手工艺人建立的平台是每年都举办的民俗节,不仅有可供他们售卖产品的小摊,还有可供他们进行现场手工展示的作坊。他视其为将古代传统和精巧技艺引入现代社会这一巨大进程中的一部分。这样不仅会吸引公众的关注,还能带来商业机会,给手工艺人带来商业利润。“这样车轮就会开始运转。”

    手工匠人在洛克梅拉展示他们的技艺

    作为民俗节的总策划,穆夫提基于某些原则构思出了整套框架。

    参加民俗节的手工艺人要通过严格的选拔:只有合格的大师级匠人(现场展示他们的技艺以证明)才允许摆摊,这意味着其他参差不齐的手工艺品商贩都被排除在外。这严格的规定引起了各界的批评和很大的压力,但穆夫提博士不为所动。“我知道全盘商业化会改变民俗节的味道,失去本来的意义。这是不能允许的,我拒绝为此开方便之门。”接下来,参加者无需交一分钱,民俗节期间他们往返首都的交通费用和住宿费用都是免费的;他们也不用交营业税,从民俗节上赚到的每一分钱都可以自己留下。此外,穆夫提博士坚持整个活动都应该是非盈利的,他后面在政府压力下所做的唯一妥协是开始收取10卢比的门票费用。

    穆夫提博士在民俗文化博物馆任职期间,这些规则得到了贯彻坚持。2002年,他离开了自己一手创立的机构的决策层,担任国家遗产博物馆和国家纪念博物馆项目主管。

    他如何看待自己的影响?

    “我为这个机构倾注了三十年的工作和热情,不仅是为了将被忽略的乡村艺术带回主流,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给巴基斯坦灌输关于我们自己的自豪,提醒他们来自何处。如果我们要在当代世界成功地竖立自我,赢得尊重,我们必须植根于过去,关注我们祖先的遗产,对我们的身份要有自信。我也不知道我是否做到了,因为我仍看到我们在有意或无意的记忆遗忘中挣扎。”

    “你说,”他问:“有多少年轻人能够背诵一段传统的乌尔都曲谣?”我已经活了70多岁了,因为我看到我深爱的这个国家正遭受着价值观和思想的侵蚀。我一直生活在此,也准备终老于此,但无法否认我们自己正在对自己做的事情。城市和农村的巨大鸿沟,我们不断失去我们的传说,我们的奇闻异事,我们的乌尔都语曲谣。那些有一辈子知识和才华的先驱们,我们却懒得向他们学习,疏于重视,这让情况更糟。不管是会种植靛蓝染料植物的普通人(哈拉帕文明中一种失传的工艺)或是乌斯塔德.姆斯拉特.法特.阿里.汗(在我们认识他的成就前已获得国外认可) 你将前往何方,巴基斯坦?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