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穿越边境一周

    作家: 贾拉尔.胡赛因 - 发表于: 2013年06月19日 | ENG (English)

    穿越边境一周

    与印度朋友外出观光旅游

    印度和巴基斯坦板球交往的复苏使我最终获得前往印度的机会。之前由于通行限制让前往邻国旅游的计划成为泡影,但这次在印度大使馆和我朋友的联系下,签证办得很顺利,我拿到了前往阿姆利则、德里和阿格拉的签证。自小在巴基斯坦长大,巴基斯坦教科书教导我们印度人是如何不同,为何跟我们势不两立。此次行程真的是大开眼界,有些事巴基斯坦书本上可能永远不会教我。

    刚开始,在越过印巴边境后,很难说我们是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因为看起来跟巴基斯坦没多大区别。地势一样,我们的锡克教出租车司机用旁遮普语跟我们交流,我们探讨了边境两边的旁遮普人有何不同。我们谈到了共同的历史和文化。

    阿姆利则感觉跟家一样。萨达吉人看起来跟拉合尔人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当他们发现我们是从拉合尔过来的后也产生了同样的兴趣,令人心生温暖。他们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带我们参观,让我们受宠若惊。

    胡马雍陵墓景观。是不是很眼熟?泰姬陵的灵感来自于它。

    抵达德里之后,我们列出了一连串要参观的地名。我们的第一站是胡马雍陵。我们惊讶地发现泰姬陵建造的灵感竟源自胡马雍陵。作为莫卧儿帝国衰亡的罪魁祸首,这个陵墓过于奢华了。阿卡巴尔被认为是最伟大的莫卧儿皇帝之一,相比之下他在阿格拉的陵墓要朴素得得多,与泰姬陵相比相形见绌。阿卡巴尔的陵前并没有很多人,考虑到他为莫卧儿帝国的贡献,十分可惜。

    我们遇到的很多印度人都告诉我们一定要去南印度素食饭馆萨嘎尔。于是美食的诱惑领着我们到达了素食者的天堂,他们提供的dosos, chaats以及其他美食足以让我这样的拉合尔人再也不沾肉了。南印度人在食物中多用辛辣料以弥补肉味的不足。

    在月光集市吃dali bhalas

    印巴赛前夜十分火爆,我们前往球队宾馆去取第二天比赛的票。我们一个朋友的叔叔正好是巴基斯坦队的经理人,他同意给我们分组赛的票。两队下榻处挤满了求合影的人和狂热的板球迷,只为一睹喜爱的板球选手风采。我们看到的第一个名人是尤弗拉基.辛格,他正大摇大摆朝着健身馆走去,20多个人追着这位患癌症存活下来的印度板球队员索要签名和合影。我们中间有一个家伙用旁遮普语大喊:“尤弗拉基哥们,我专程从巴基斯坦来看你了。”尤弗拉基停下脚步,朝他走过来,并用旁遮普语问:“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的朋友迅即向尤弗拉基亮出了自己的护照,尤弗拉基非常激动,握着他的手,把我朋友的手机给另外一位求签名的人,让他给我们照一张合影。尤弗拉基周围的人都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都想知道拉合尔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让尤弗拉基重点关照我们。整个行程,我们靠着来自旁遮普和巴基斯坦的优势获得了许多便利。第二天上午在费罗兹.沙.科尔塔体育场,我们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巴基斯坦和印度板球比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德里现场见证比赛又是另外一种经历。两国的历史恩怨和政治气息都与这场巴印赛事联系起来,它不仅是一场板球比赛,因为全世界将会有超过20亿的人收看。我们穿上巴基斯坦队服,挥舞着巴基斯坦国旗喊着口号朝运动场大步走去。气氛变得火热起来,虽然巴基斯坦已经赢得系列赛,但运动场内座无虚席。印度支持者人数远超过巴基斯坦人。当我们进入到看台时才发现站台里700多人中仅有我们四个巴基斯坦人。印度警察在入口没收了我们的国旗和横幅,当看到看台上有许多的印度国旗时我们觉得极度不爽。在看台里,我们是被关注的焦点。

    每次印度选手封杀掉一个击球员或是边界线得分,整个看台都会沸腾,朝着我们喊叫、跳舞和庆祝;当巴基斯坦选手表现出色的时候,场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我们把声音都喊哑了,以示我们的存在。比赛大部分时间,巴基斯坦队都在领先,由于我们发出了大量的声响,感觉印度人都在仔细地观看我们而非比赛。我们和印度支持者之间进行了友好风趣的交谈。他们过来跟我们握手,跟我们照相,让我们感觉自己像个明星一样。

    满场印度人中的四个巴基斯坦支持者之一

    印度人对巴基斯坦十分好奇,一个穿着印度队球衣的印度男孩来到我们跟前说他曾幻想着跟巴基斯坦坐在一起聊印度和巴基斯坦。人们都普遍认为媒体和政治家们创造了许多的分歧,问题并不在于印度和巴基斯坦人民,他们都相互关爱、相互尊重,问题在于领导者本身。一个印度人告诉我们一个关于他2004年去拉合尔观看一场巴印比赛时发生的温暖故事:有一个又穷又老的人走到他面前,给了他50卢比,并说这是他仅有的钱,希望他能把它留下作为一个巴基斯坦人对一个印度人关爱的象征。一些印度人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并在体育场内与我们分享他们的食物。这是一次非常低调的经历,这跟人们想象中的一个巴基斯坦人来到印度的场景不一样。

    赛后,一群克什米尔人过来见我们。他们都支持巴基斯坦,并对巴基斯坦在稳操胜券时心不在焉比赛感到十分失望。他们中的一个说道:“虽然巴基斯坦赢得了系列赛,我们更喜欢看他们打败印度,不过至少他们在德里举起了奖杯。”他特别强调了该城作为南亚次大陆权力之位的潜在政治影响。

    印度人在比赛结束后都很友好,本着运动精神祝贺我们赢得了一场艰难的比赛和系列赛。

    泰姬陵前的经典造型

    第二天我们决定去参观库特博,继续探访德里历史遗迹。库特博塔是象征德里历史的伟大证明。人们可以在库特博看到不同年代的历史。古老的伊斯兰建筑与印度建筑混合在一起;不同的文化和语言相互交织,你能看到以前上演的知识传递和融合。随后我们在阿格拉看到了泰姬陵,精美奢华,但并没像库特博一样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它美轮美奂,令人心生激动。这座倾全国之力建筑的陵墓几乎让帝国破产,屹立在那,作为莫卧儿王朝衰落的象征。

    幸运的是,我们的行程正好赶上人们庆祝受人尊敬的苏菲圣人哈兹拉特.那扎乌丁.欧利亚诞辰。晚上,德里正处在40年来最寒冷的冬天之一,我们决定去神庙。萨迪亚.德夫里是一位作家和神庙的香客。他好心地带我们前往神庙。印度一些最好的qawals将整晚在神庙上演。我们进入神庙后,灵性释放出来的温暖笼罩着我们。我们看见不同宗教的人们安详地坐在一起,随着Qawali摆动。这看起来像是所有宗教的爱之光芒。苏菲派的信条是爱神,爱人类,无论种族、阶级、信仰或宗教。在欧利亚的诞辰上,这一信条再次得到强有力的重申。

    与传奇人物库尔迪普.那亚尔

    我们旅行期间遇到了一些非常好的人。我们在德里的接待者让我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通过一位共同的朋友我们与住在德里萨哈巴和软件工程师兼历史迷的阿德南接上头。他们竭力让我们享受舒适的行程。这个世界上你还能找到放下自己几天的工作来陪几个陌生人,并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一样的人吗?我们旅行中的亮点之一是见到了资深记者和和平主义者库尔迪普.那亚尔。他激励了很多人,是一个活着的传奇。他致力于推动印巴人民的团结。他生于锡亚尔科特,在拉合尔接受教育。他见证了印巴分治的过程,并经历了印巴分治前期的整段历史。他描述了他率领印度代表团去巴基斯坦时发生的一件趣事儿。团中有一些反巴的议员,在参观了解了巴基斯坦和巴基斯坦人民后,一位议员问库尔迪普:“我们这是在巴基斯坦吗?”我们谈论了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政局以及印巴和平的阻碍等。库尔迪普的工作和性格体现了印巴关系应当是何种面貌。

    此次旅行是一次很好的学习经历,是一次考察之旅,也是我们试图了解巴基斯坦源起的旅行。我们对于印巴分治的知识都被歪曲了,因为这些知识都是来自我们学校的教科书、宝莱坞电影和媒体。所以十分有必要增进两国民间往来,促进双方更好地理解彼此,更深了解南亚次大陆的历史。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中间保持长期稳定的和平。

    从阿姆利则回拉合尔的路是直达的,只是在边境被两个门隔断,印度和巴基斯坦各占一个。我最后一次回头望向印度那边,宣传煽动的仇恨让我揪心,它让印巴和平十分遥远。我们是几百年都住在一起的人民。就像一位印度店主发现我是巴基斯坦人后说:“印度和巴基斯坦人民本无爱憎,都是政治家们让事情变得复杂。”我经历过的印度跟我长大被灌输的那些偏见很不一样。

    印巴边境

    我穿过边境进入巴基斯坦时,边境安全部队警卫拥抱了我,欢迎我回到巴基斯坦,并问我觉得印度怎么样。我微笑着,想着印度议员对库尔迪普说过的身在巴基斯坦时并没有感觉离开印度那句话。我现在能真正体会到他的话的含义。虽然有着历史的厚重,但我们都感觉在自己家一样。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