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诗情画意:苏州古典园林

    作家: 文 冯阳 - 发表于: 2014年04月15日 | ENG (English)

    诗情画意:苏州古典园林

    小桥,流水,人家,听起来苏州已经够美的了;但更美的,还在那一条条静谧的深巷中,一户户不起眼的小门里。门里,藏着中国最精致的园林;园林里,有着诗意的生活。

    1997年,苏州园林的杰出代表拙政园、留园、网师园、环秀山庄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2000年,沧浪亭、狮子林、艺圃、耦园和退思园又被增补列入。

    当年,这些园林都属私家所有。最古的是沧浪亭,建于公元1l世纪中期;其余均建于明(1368—1644)清(1644—1911),那是苏州造园最兴盛的时期。

    中国的园林,讲究可居,可游,可赏,因此山、水、建筑、花木必不可少。

    苏州地处江南水乡,气候宜人,更宜于花木。虽然少山,但附近多产奇石,以土石堆筑即可。明清时期,苏州不但经济富庶,而且诗文鼎盛,仅状元就有60位,居全国之最。那时的苏州,被誉为“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词人曾有感叹,“可惜人生,不向吴城住”。苏州,实在是造园的理想之地。据记载,最多时苏州城里曾有园林近300处。

    Classical gardens of Suzhou

     

    园之高下,既需一定的财力,更在文化的经营,在于主人的素养与造园师的功力,所谓“主人无俗态,筑圃见文心”。苏州园林的主人,多为官僚、文人、富商,官僚中又以被贬隐退和告老还乡的居多。有的园主本身就集诗、书、画艺于一身,有的虽为富商,亦崇尚风雅。他们或自己设计,或与造园师共同规划。优秀的造园师,亦都品行不俗,才艺不凡。

    苏州园林大都建在城中,僻处小巷,与粉墙黛瓦的民居为邻。园外皆筑墙,既不容尘嚣流进园内,也不让清幽泄出园外。园门普普通通,平淡无奇,似乎主人只一意要做个隐者。推开门,但见小桥、流水、山石、亭台、幽径、花木……仿佛是自然的缩小。因此,苏州园林又被称为“城市里的山林”。

    的的确确,这些都市山林寄托了主人的隐逸思想。中国文人士大夫一向有个传统,不得志时,多寄情山水,以琴棋书画为娱。于是,在拙政园中,有归田园居;网师园,则直截了当地说,我要当渔翁了;艺圃,那就是栽花种草;耦园者,夫妇双双归隐并耕之意也。唐朝诗人白居易说得很明白:“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勿谓土狭,勿谓地偏,足以容膝,足以息肩;有堂有庭,

    有桥有船,有书有酒,有歌有弦。有叟在中,白须飘然;识分自足,外天求焉……优哉游哉,吾将终老于其间。”

    苏州园林基本上都与宅第相连,面积普遍不大。大者如拙政园,占地5万多平方米;小者如环秀山庄,占地2100多平方米。但信步园中,不见其小,只觉空问变换,美景迭出。

    苏州少山,即便多山,也不大可能将其纳入园中。主人们要想不出城郭而获山林之乐,便得造假山。山贵有脉,如二峰并列,须有主有从,有高有低。土筑之山,散置石头;石砌者,亦择地培土;山上皆种植花木。苏州地处太湖之滨,太湖石历来为造园者所宠爱。那些常人看来冷冰冰的石头,经他们一叠置,仿佛都有了生命。狮子林即有“假山王国”之誉。山虽不高,但群峰起伏,洞壑幽深。“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是狮子林的写照。

    Classical gardens of Suzhou

     

    山因水活,水随山转,是造园的基本要求。苏州园林大多引用活水,或暗通源泉,水流终年不绝。拙政园内,水面约占全园面积的五分之三,但并非只是一个大的湖面,而是为山、桥、廊、荷等分隔贯通,有溪有池,曲折回环,形同天然。其他园中,水面虽不大,但都以自然之石构岸,或小桥贴水而行,或建筑临水而建,亦烟水淼然,若有十里风荷。

    园林中的建筑,因游憩、待客、读书之不同需要而巧妙设置。大多造型轻盈活泼,小巧精致。留园即以建筑布局见长。进门是一条曲曲弯弯的长廊,走上一段,心便静了下来。然后是各种形式的建筑,将全园分成几个浑然一体的部分:中部以山水见长,池水明洁清幽,峰峦环绕;东部以建筑为主,庭院中有奇峰秀石;西北部山溪曲流,树木葱茏,颇有山林野趣。

    园林中,常可见窗外花树一角,山间古树三五、幽竹一丛。它们都是经主人精心布置而成,以有画意为胜。

    园林虽小,但可小中见大。网师园,被认为是苏州园林中以少胜多的典范。园子占地不及拙政园的六分之一,但精巧幽深,园内有园,景外有景,令人叹为观止。建筑虽多,不见拥挤;山池虽小,亦不觉局促。

    走进苏州园林,休想一目了然。常常是一座假山、一道墙、一处建筑、一丛花木,组成一道屏障,绝不向人直抒胸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在留园的回廊中最能体会。

    园林景物总是有限的,但可以步移景换,四时而异。同样是一方水,可于石船静坐,观游鱼,闻荷香,物我两忘;登临高处,水与周围景物便成了画;睛热之时,倚栏而坐,清风徐来,水生凉意;换一个时节,便可“留得残荷听雨声”。

    园林中每一个门洞、每一处漏窗,都可框出一番景致来。于是,苏州园林就更像画卷了。同时,它们还使园林隔而不断、闭而不塞,有限的园景因而变得通透,也更有层次感与空间感。

    一些园林,还将园外之景借人。此类典范当是沧浪亭。园内布局以山为主,但通过走廊上一百余图案各异的漏窗,园外之水与园内之山相映成趣,朝暮之间,烟水弥漫,极富山岛水乡诗意。

    园林大者,可动观;小者,可静观。但无论怎样,真正欣赏并理解苏州园林,需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修养,因为这些园林乃建筑、绘画、诗文、书法、雕刻等艺术之荟萃,亦有中国历史、文化精神之折射。

    诚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所说:没有哪些园林比苏州园林更能体现出中国古典园林设计的理想品质,咫尺之内再造乾坤;苏州园林被公认是实现这一设计理想的典范;这些建造于16—18世纪的园林,以其精雕细琢的设  计,折射出中国文化取法自然而又超越自然的深邃意境。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