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采访梅何琳.贾巴尔 一

    作家: 阿巴斯.胡赛因 - 发表于: 2012年11月5日 | ENG (English)

    采访梅何琳.贾巴尔 一

    她是一位多产的导演,在巴基斯坦从事电视行业几乎达二十年之久并拍摄出了一部广受好评的电影,名叫《巴基斯坦的拉姆施特》。她的作品以其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和复杂的人物角色著称,能迅速与广大观众建立联系。作为一个有社会良心的制片人,贾巴尔冷静地通过电影主题持续挑战社会陈规,给观众提供健康的娱乐享受。

    多年来她一直在推陈出新,她创造性的视野和清新的风格使她成为业内“精英中的精英。”今天她是巴基斯坦娱乐界标杆性的任务。

    《友邻》与这位身在纽约的干练女士对话关于她的导演经历

    问:你生命中是否有那么一个决定性时刻促使你决定选择导演作为职业的?

    我决定自从我高中时起我一直想在摄像机后面,主要是因为我父母都是做这行的。我爸爸是一个制片人,我父母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我在摄像机和电视的包围中长大。也没什么所谓的决定性时刻,但我是那些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幸运者之一。

    《传奇》


    问:你在一个见证了传媒兴旺和经历变革的行业摸爬打滚,你如何看待演艺行业见证的变化?

    我认为这种变化有好有坏。因为我们有不同种类的频道所以有大量选择。无论是技术还是基础设施我们都有提高进步。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一行,它已经成为一种事业而非爱好。早期这行报酬不高,除非巴基斯坦电视台聘你做导演,否则你不能把它当一门职业。现在机会多得难以置信,你有许多选择。在70、80、90年代,电视行业十分强大,有伟大的演员、作家和导演。然后当我们开始复制印度的肥皂剧来尝试重建我们的特色时有一些下降。现在我们重新走上正轨,我们再度找到了自己的特色,观众回归巴基斯坦电视台。虽然我确实感觉到在商业化和等级评定的激烈竞争中故事情节的构思和设计还不够完善。电视台和制作公司趋向关注同类型题材,不愿像70、80、90年代那样敢于拓宽范围,进行大胆尝试和创新。

    问:在一个追求商业化的环境下你觉得在创作某种类型作品时创造力会受到限制吗?

    是的!有遵循电影分级制度和电影卖点的压力。虽然我在讲述自己想讲述的故事时有一定自主权,但最后还是烦透了爱和婚姻之类的主题。

    我拍过一个系列,叫《代价》,我觉得与其他作品有些不同,因为它涉及了贫困和阶级等话题,我希望能拍出更多这样的作品。

    问:你考虑过自己写剧本吗?

    如果我能写的话,我一半的问题都能解决了。这不是我的领域,但我对剧作家们如吴美拉.阿玛德,萨米拉.法泽和默罕默德.阿马德等都很尊重。如果你跟剧作家坐在一起讨论想法,事情开始看上去不错但会很郁闷,整个过程已经变成一个激烈的竞争。所有剧作家都十分繁忙,许多电视台都提前排队跟他们预约。如果我想来做这个挑战性的任务将会花掉我数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来写一个剧本。

    《罪》
    问:你觉得你上世纪90年代和2000年初期作品比之你现在的作品是否有更多的尝试?

    那时候确实做了更多的尝试。我开始制作电视电影——专为电视制作的电影。电视电影是尝试不同题材的一种有益方式,在一个半小时内讲述你的故事。剧集有时候太过无聊,展开的故事情节毫无必要。

    不过,以前制作的一些爱情剧集如《未言》,《孤独》,《阳光》,《继承人》和《蓝色公寓》,用13集取代了25或30集。哈希那.莫音或伊斯法克.阿马德写过大量深入人心的剧本,不仅在故事情节而且在形式和他们写剧本的手法方面都有新的尝试。现在的剧本质量急剧下降,我认为中间有点儿懒惰在里面。

    问:你是巴基斯坦为数不多的女导演之一,作为一名女性,你做导演的成长经历是否十分困难?你曾面对过怎样的困难并是如何应对的?

    幸运地是我并没因为我是一名女导演而面临什么问题。我面对的困难跟男导演们是一样的,比如为自由拍摄项目筹集资金、获取最好的设备、找寻最好的剪辑设备和利用有限的预算。这行发展很快,但制作公司并不知道如何高效制作影片,所以在这种非专业的环境下工作对导演和演员来说都很郁闷。

    有一些问题,如缺乏规划,安排差劲,制作前的工作准备不足,投机取巧和一个制作公司负责项目太多等。制作公司在拍摄影视剧时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我认为每一个导演都会同意这个观点。

    问:你的作品通常表现个性鲜明的女性和积极的角色,无论是《我最亲爱的》里面的萨瓦特.吉拉尼还是《代价》里的玛塔.伊.贾安或《不忠》里的阿提卡.欧德何。你是否有意选取那些有事业心的女性而非命途多舛的家庭乖乖女为主人公的剧本?你觉得你的观众对这两类型的角色更喜欢哪种,为什么?

    在电视剧《孤独》、《阳光》里面的女性被刻画得十分坚强和有个性。除了取悦夫君、结婚、家庭关系往来之外,她们有自己的生活。

    我自己不喜欢表现消极女性角色的剧本。我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一想到要呈现这种只能逆来顺受的女性就反感。这是对我信念的冒犯,所以我从不会鼓励或使用这类故事情节。我也没发现乖顺女性是有趣的角色,我喜欢多样化的角色。事实上我收到并拒绝过许多扭曲的剧本。电视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人们在社会媒体上对它进行评论。个人对于他在电视里呈现出来的东西要负责任。

    《我最亲爱的》
    我觉得包括剧作家和演员、导演和制作公司在选择剧本的时候都要小心谨慎一些。

    关于女性的反应,我认为观众都不一样。观众人群有差异,中间有学生、家庭主妇和职业女性等。一个家庭主妇闲居在家可能喜欢看到描述自己生活的片子和跟自己差不多的女性角色。

    问:70、80、90年代的剧本涵盖了丰富的主题,关注了许多敏感社会问题。现在影视剧太庸俗了,剧本通常缺乏以前的那种灵魂。近期关于三角恋爱和婆媳关系题材已经拍滥了。为什么导演不去主动探索新的题材呢?

    有导演想拍不同风格的作品,但是他们也得赚钱养家糊口。干这行以前工作多年都没几个钱,随着行业扩张和投资增加,搞这行的人终于开始赚了点钱。不过这也变成了一个圈套,你用两个月或两个半月不间断拍完一部连续剧,接着休两三周,然后你开始另外一个项目。如果你想拍好你必须获得支持能让你悠闲拍上四个月,给你休假,你还并不用担心没钱偿还家里的账单。

    关于尝试和创新我认为导演将会慢慢实现它,因为他们已经厌烦了现在的模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讨论。比如萨马德.苏尔坦.库萨特已经计划好要拍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
     

    有关的故事: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