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阿卓卡戏院的三十年:为巴基斯坦的灵魂而斗争

    作家: 杜什卡•H•赛义德博士 - 发表于: 2014年12月05日 | ENG (English)

    阿卓卡戏院的三十年:为巴基斯坦的灵魂而斗争

    阿卓卡戏院因其2015年一月的大戏《达拉》而大增其国际形象和地位。这与它的三十年生日是相当匹配的。这是印度或者巴基斯坦的任何一家剧院首次被改编成为国家大剧院,由传奇艺术总监劳伦斯·奥利弗爵士和彼得·霍尔爵士塑造成英国的卓越的国家剧院。他们还被邀请到在华盛顿特区的乔治城大学表演《目的地美国》。

    Ajoka Theatre

    沙希德纳迪姆                                                                            马蒂哈高哈尔

    笔者有机会采访了阿卓卡剧院背后的顶梁柱,马蒂哈·高哈尔和沙希德·纳迪姆伉俪。马蒂哈回忆道她在拉合尔金纳德学院上学的时候就得到了表演和导演戏剧的机会。并且她于1977年齐亚将军统治期间在巴基斯坦国家电台的话剧组干过,但后来由于自由意识被遏制,“妇女应该覆盖全身并足不出户”的意识广泛传播,她不得不退出剧组。 1978年她参加了政府学院的硕士课程,并且首次与当局发生冲突。高校管理层将他们锁在礼堂外不让他们进入,因为他们演的戏剧是关于维希政府在法国受到的抵抗,贝当元帅与齐亚·哈克将军的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但学生们打破了锁,并仍然设法表演,在高压下她也觉得有责任辞去联合主编一职。  

    在齐亚立法的执行使得妇女权利受到了打击,但是巴国妇女们并未放弃。当妇女行动论坛建立时,她走在了运动的前列,并组织编排了妇女问题短剧。

    沙希德纳迪姆在国家电台担任工会领导期间,也即1978年间,有同一天工会占领了电台。领导们被抓,工会被解散,沙希德被判一年有期徒刑并罚款。庆幸的是,他要被击打的那天正好也是先知的生辰,他的律师阿伊特扎兹帮他申请到了停止受罚的特许。他于九个月后获减刑释放,并开始为地下报纸工作。穆吉布将军,齐亚总统的信息部长,请沙希德到他府邸,并建议他离开巴基斯坦,并说“这个国家没有他这样的人的立足之地”,还表示了对他继续会见工会成员的不满。1979年年初,因为政府准备吊死前总理布托,于是向沙希德这样的人开始了流亡生涯。

    Ajoka Theatre

    布拉(苏菲诗人的一生)

    而在伦敦,他曾在英国广播公司乌尔都语台服务,他为《穆斯林》写过专栏和后来加入了国际特赦组织,并于此前宣布他是良心犯。他还活跃在“民主运动的恢复”联盟里,是其中的积极分子之一,另外一位活跃份子是萨夫达尔·沙阿大法官,他投反对票反对对贝·布托的死刑判决。沙希德评价他未曾骑着毛驴通过阿富汗逃往伦敦的无名英雄。

    马蒂哈于1984年成立阿卓卡戏剧院,采用了沙希德纳迪姆和其他几个人于1971年办过的一个未成功的剧院的名字,并采用了孟加拉语剧作家巴达尔西里卡的作品〈游行〉。这部戏是在她母亲家的草坪上演出的,并吸引了很多观众,但很快就有人开始骚扰他们,让他们不要在这个社区进行这样的活动。她去伦敦申请英国文化协会奖学金,在那里她遇到了沙希德纳迪姆。她那时一直都在寻找原创话剧,并已拜读过他在金纳德戏剧院的一个原创话剧。〈无罪释放〉是沙希德为阿卓卡剧院写的第一部作品,讲的是四个妇女因各种原因被抓入监牢的故事。它在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受到好评,并被拍成电视剧。阿卓卡的转折机会是在1988年齐亚将军的飞机被炸毁后发生的,沙希德返回了巴基斯坦,并与马蒂哈完婚。

    Ajoka Theatre

    布尔卡瓦甘扎

    从那时起阿卓卡剧院的声名日隆,它结合了社会信息与娱乐节目。它重新演绎历史,并复兴反建制的人物诸如苏菲诗人布拉,莫卧尔王子达拉西克,和革命家巴格特·辛格,它还进行轻度的社会批判与处理灵敏度,如在其作品〈Burqavaganza〉中。它也解决一些社会问题,如酸的燃烧和烧砖窑工人的工作条件,并为此目的使用社区剧场。 阿卓卡已在印度演出多次,并成为地方上的和平之声,沙希德纳迪姆的戏剧都成为印度的旁遮普邦大学教材。虽然他们经济拮据,但仍然继续演出,他们是一种普罗米修斯的英雄主义,没有任何帮助,无论是从政府或企业部门。他们宣称,改变观念是阿卓卡的最充实的项目。

    阿卓卡是在齐亚将军的时代构思并诞生的,它已经成为反抗的象征,它反抗的不只是独裁,还有父权制和封建主义下被扭曲的伊斯兰版本。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