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古巴六:革命圣地亚哥和田园诗般的比尼亚莱斯

    作家: 杜士卡 H .萨义德博士 - 发表于: 2013年10月03日 | ENG (English)

    古巴六:革命圣地亚哥和田园诗般的比尼亚莱斯

    嘉年华

    我们乘坐长途公共汽车从特立尼达抵达该岛屿最东端的圣地亚哥。本来是十个小时的行程因为大巴的轮胎漏气而被耽搁,等我们抵达下榻的酒店时已是午夜。古巴的圣地亚哥,像巴西的萨尔瓦多一样,具有浓厚的加勒比黑人文化,而且相比哈瓦那,它更接近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

    市政厅

    虽然远离古巴的主要城市,圣地亚哥却是古巴的历史战争和革命的中心。西班牙征服者和古巴第一任西班牙总督迭戈·贝拉斯克斯·德奎利亚尔于1514年建立了圣地亚哥。在1607年迁都哈瓦那之前,它一直是古巴的首都。两次独立战争都发源于圣地亚哥及其附近区域,并且第二次独立战争的英雄,伟大的穆洛托族将军安东尼奥马赛奥就诞生在这里。

    卡斯特罗在上哈瓦那大学前曾就读于这里。大革命时他于1953年七月二十六日试图攻击蒙卡达兵营,结果失败。如今在那时留下弹痕的墙面都被纳入了博物馆里。圣地亚哥人以极大地热情庆祝七月二十六日,并且在加勒比海上举办盛大的嘉年华。我们作为游客欣赏了花车游行,舞蹈和音乐,并觉得很安全。这么大的庆祝场面能够维持如此好的秩序,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路卡德拉博物馆里的西莉亚•桑切斯和弗兰克•派斯像

    1956年11月30日圣地亚哥人继续其反叛的传统,起来反抗巴蒂斯塔。这是为了分散当局对卡斯特罗以少量军队从格拉玛上岸的注意力。弗兰克·派斯是在圣地亚哥地下运动的领袖,他为卡斯特罗以及其他挣扎在马埃斯特腊的革命者提供武器和弹药。路卡博物馆致力于展示这些为使祖国从巴蒂斯塔的压迫统治中解放出来的革命者前仆后继的光荣事迹。弗兰克·派斯和西莉亚·桑切斯的大幅照片被陈列在博物馆的大厅里,以纪念圣地亚哥的这两位革命者。

    城市的中心是佩德斯公园,该公园就在路卡德拉博物馆附近。坐落在公园里的卡萨迭戈委拉斯开兹,是古巴第一任西班牙总督的官邸,可以追溯到1522。这里在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被修复,是一个反映古巴早期征服者的生活的很好的方式。公园北侧是市政厅, 1959年1月2日,卡斯特罗在其阳台上宣布革命胜利。我们很容易想象在当时的佩德斯公园,人们在一片欢腾和兴奋的状态中等待着这个游击队领导人宣布革命胜利的情形。公园东面是酒店卡萨格兰达,因著名的小说家格雷厄姆·格林著作的《我们在哈瓦那的人》儿出名。该酒店建于1914年,巴黎风格,站在宽大的酒店阳台可俯瞰公园,那里挤满吃午餐的人和公园四周的现场乐队。高耸在公园旁的是宏伟的大教堂,建于20世纪初,据说是迭戈委拉斯开兹·德奎利亚尔的最后归宿。

    在圣地亚哥甜蜜的短暂逗留后,我们乘坐出租车赶回哈瓦那。这是一个超过12小时漫长的车程,只有心脏很强壮的人才受的了。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且我们必须在回家前参观比尼亚莱斯。

    比尼亚莱斯

    比尼亚莱斯国家公园离哈瓦那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是一个11公里X 5公里的山谷。它因有被称为莫戈特斯的小的露头岩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这些不寻常的地质构造产生于100万年前。这里也是著名的石灰岩溶洞,这些溶洞中规模最大,最有名的是圣托马斯溶洞。

    这个山谷特别适合徒步旅行和骑马,虽然有人建议我们骑自行车,但骑马或步行更容易到山谷的心脏地带。我们得到了参观一个农场的机会,并看到茅草屋的内部,以及如何弄干烟叶。农夫向我们展示了如何手卷雪茄,并且给我们品尝了他自己的农场产的咖啡豆制作出的纯美的特浓咖啡。

    比尼亚莱斯的两天显得远远不够;我们站在山谷里的酒店阳台上看着美丽的让人心痛的太阳升起的景色,不得不结束我们节奏紧张的古巴15日游,返回哈瓦那赶飞机。我们都认为需要更多的时间与这个迷人的国家和它的温柔的,深情的,对生活充满热爱的人们进行交流。

    圣地亚哥狂欢节

    有关的故事: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