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帕苏之行 一

    作家: 谢尔芭诺.赛义德 - 发表于: 2012年7月13日 | ENG (English)

    帕苏之行 一

    瓦泽尔.阿曼将30公斤的行李往地上一扔,坐在岩石上喘气,望着前方的景色。帕苏冰川在我们面前展开,上面积聚着大量的白色冰雪,十分刺眼,让人顿生不祥之感。这个斜坡我们走了还不到一半,斜坡通向郁郁葱葱的帕屯达斯高原,在那儿可以欣赏到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冰川的迷人景色:一侧是向阳闪耀的帕苏冰川架,一侧是背光黯淡的巴图拉冰川架。阿曼是古尔金(Ghulkin)村的搬运工,他一生都在探索这些高山冰川的奥秘。

    阿曼是我们2012年6月尝试登顶帕苏顶峰(7478米)之旅的行李搬运负责人。帕苏顶峰周围都是超过两万英尺的高山,在快速移动、严重开裂的帕苏冰川上若隐若现。帕苏冰川在位于洪扎北部戈加尔峡谷的喀喇昆仑公路之上。阿曼组织了一支搬运工队伍协助我们抵达大本营。大部分搬运工都来自他的村庄。与斯卡杜巴尔第搬运工不同,他们当搬运工是为了增加额外收入。他们中大部分人都上过学,有的人甚至还读了研究生。他们出生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见证了一代人的时间内生活发生的变化,大字不识的农民也能养育出学校教师和企业家。然而巴基斯坦北部山区大部分地方经济现在都不景气。在2010年大洪灾中人们失去了大片赖以生存的土地,2010年山体滑坡在印度河上游形成了阿塔巴德湖,使得戈加尔和洪扎地区的交通运输路线变长,困难加大,成本升高。今年上半年科斯坦爆发了最严重的宗派冲突,一辆装有乘客的公共汽车在狄阿莫地区首府齐拉斯遭枪袭,从那以后几乎没有旅游者再敢踏足。所以这些年轻的搬运工必须抓住一切机会赚钱,但繁重的体力劳动并不能动摇他们的雄心壮志。

    到达他们地区后才发现了他们这些年经济遭受的变故。穿越喀喇昆仑的旅程漫长而艰辛。我们来自伊斯兰堡、拉合尔和卡拉奇的五人组在导游卡里姆.海特和他的队伍带领下,沿着喀喇昆仑公路驱车直达阿塔巴德湖。这条线路跟我2009年来时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那时通往Danyore的大部分路段都是破破烂烂的土路。印度河岸边堆满了塌方的土石,从水底挤上来的泥石暴露在陡峭的崖壁上,提醒人们洪水曾带来的灾害,同时也是将来潜在危险的警告。洪灾给人们留下了大量的工作,路需要修整,河岸需要加固加高抵挡日后的水位上升,房屋也需要重建。

    喀喇昆仑公路最大的改变是阿塔巴德湖的形成,阻断了中国边境蜿蜒盘旋的公路。距湖一小时车程的卡里玛巴德是洪扎的历史名城,山崩后吉普车和小客车等都取道该地新开的一条砂石路,一路上尘土飞扬,我们赶紧摇上车窗,捂住鼻口避免吸入灰尘,为了先睹为快我们拐了个弯。每个人凝视着窗外看到的一切,一片寂静,一望无垠的碧波在我们面前延伸,在朝阳的映照下粼光闪闪,一直到山脊的尽头然后消失。这么漂亮的杰作怎么会夺走那么多人的生命呢?2010年的山体滑坡造成水位上升,几乎大半个阿塔巴德村都沉入河底,洪扎和果佳尔数千个家庭失去了家园,只能住临时棚屋,大片耕地被上升的水位淹没。山崩从南面堵塞了印度河,使河水流入量大于流出量,因此当地人急切希望从南面疏通排放湖水。排放湖水可以还给他们部分被淹的土地,但人们也担心政府可能会保留这个湖并在湖上建一条公路,让当地人自己采用梯田方案来种植更多的的食物。
     

    有关的故事: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