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帕苏之行 三

    作家: 谢尔芭诺.赛义德 - 发表于: 2012年9月12日, | ENG (English)

    帕苏之行 三

    第三天休息,队伍需要补充登山给养。登顶需要在山上设立三个营地。最高的营地设在离大本营约三小时路程的冰川上,要穿越布满各种明暗缝隙的冰川地带,登山者很有可能坠入冰川的无底深渊。由于非常危险,所以队伍在出发之前要用绳索连成一串。对于非阿尔卑式的登山,登山队需要做一些尝试性的登攀并建立营地,在最终登顶之前回来休整。阿尔卑式的登山轻快迅速,队伍一鼓作气登上去,但到了7000米以上会比较危险。休息日队伍需要将补给分开并置放在不同的营地,确定最终登顶的路线。两名搬运工留在后方整理装备并将补给带到高营地。由于只安排了一名高地搬运工,队伍领导卡里姆.哈亚特和瓦加哈特.马利克计划先往返各个营地将补给运上去。

    问题也出在这,哈亚特是洪扎艾迪的专业导游,马利克是伊斯兰堡探险纪录片摄制者,他对要带多少行李,要走多少趟和需要多少人搬运补给都没有概念。如果计算失误在下山途中万一遇到极端天气,在乌云笼盖的零见度情况下缺乏维持生活的足够食物该怎么办?我的问题并没有引起重视。我毕竟是队里唯一的女人,并且还质疑经验丰富和受过良好训练的男人们。留在后方运送补给到高营地的两名搬运工停下来不愿离开大本营,因为马利克说我们需要花一天时间适应。第二天搬运工们就回去了,没有履行他们来时应该完成的义务。队伍还剩下听命于马利克的艾迪登山导游伊利亚斯和拉合尔IT专家阿山。五人队伍花了三天将补给运到高营地。队伍开辟路线通往一号营地运送更多补给,回来时他们告诉我前面的路线我可能登不上去,最好返回大本营。虽然到目前为止我都没表现出任何紧张和劳累,但此刻我觉得跟一群我信不过的人登顶太冒险了,于是便跟哈亚特和汗一起返回了大本营。

    回去时我拴在队伍中间,汗领头,哈亚特在我身后。前天夜里下了雪,所有的冰隙都被掩盖起来。汗只能试探寻找一条较为安全的线路,我们紧随其后,沿着他的脚步前进,因为我们知道这是唯一一条没有冰隙可以安全行走的道路。哈亚特建议我在右边未踩踏过的新雪上走上几步来看看我在高山上将会如何行走。当我拒绝他的提议时他们便停止向前。我觉得按照他的建议做也无妨,因为如果有危险,绳索会确保我的安全。走了几步之后,我的右腿陷入雪中,当我试图用左腿站起来的时候,左腿也陷进去了,两腿越陷越深直到不能动弹,我呼喊求救。哈亚特和汗开始笑起来,说这跟登山线路上的状况差不多,其他人可能没精力来帮助你,你要自己爬出来。他们没有意识到我刚掉入了一个冰窟里面。挣扎了好一会儿之后,我用我的冰镐铲雪想把我困住的双腿给解放出来,哈亚特终于过来帮把我弄出来。看过我刚被拖出来的那个大黑洞之后,哈亚特承认我一个人没法从里面脱身。

    经历这次事件后大本营看起来就像是天堂。我跟厨师和他的助手在那呆了三天,等候着探险队每天的最新进展。队伍在高营地等候雪崩之后的天气变晴朗,半夜冰雪凝结时他们出发前往一号营地。当接近登顶路线时他们发现原来认为只有一个山脊,实际上却是两个,一前一后,他们要先爬上500米,从另一边下去然后在爬上来。他们觉得太费时间和精力,所以便回来了。他们的远征惨败而归。剩下的队伍在当日午饭之前返回了大本营,在第二天返回城市之前还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队伍往回走的时候兴致很高,但我觉得我丧失了我以前看过的在云端漫步的梦想。不过山始终在那,我知道我会在某个夏天跟女子登山队卷土重来,去尝试一座之前都没人登过的山峰。上洪扎地区什木沙峡谷的妇女曾成功登上两座未征服过的山峰,现在他们正在计划第三次登顶探险。这是巴基斯坦妇女登山运动的另一大壮举,告诉这个国家的男人她们是如何做到的。
     

    有关的故事: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