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帕苏之行 二

    作家: 谢尔芭诺.赛义德 - 发表于: 2012年7月30日 | ENG (English)

    帕苏之行 二

    到了湖边,所有的补给和行李都要顺着一个小陡坡运到水边的船上。我们花了两小时才到达古尔金,在那我们乘坐一辆吉普车前往波利斯湖,也是我们此行的起点。这儿是另外一个有湖的世外桃源和我们对帕苏冰川的初印象。

    第二天我们开始了前往大本营的两天行程。顺着当地人为从冰川引水修建的一条牢固结实的水道,我们沿着右侧帕苏山脊线行走,一直走到一块宁静的牧民定居点,在登冰川之前停下来吃午餐。虽然我们之前看见有一群妇女领着畜群沿着水道回村庄,但这个定居点已经废弃了。在路上我见到了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在帮她妈妈和奶奶赶着畜群回家。小孩带着自信的笑容朝我靠近,用英语跟我打招呼并问我从哪儿来。她妈妈和奶奶连乌尔都语都不太会说。从她们的行为、服饰和对话中体现的一切都表明了过去三十年间吉尔吉特-巴尔提斯坦部分地区发生的重大变化。

    行程第二天我见到了瓦泽尔.阿曼。我们在通往帕屯达斯700米高的陡坡上缓慢前行,帕屯达斯是坐落在一系列山脉顶部的一大片草地。我花了一天时间来习惯我的速度和长途跋涉的节奏。我们第一天横过冰川,爬上了另一边的冰碛,在山上牧羊人的小茅屋里安营。我们第二天的攀爬是通往帕屯达斯草原最后的路程。但是要爬到这个期待已久的风景区还是十分困难的,路上很热,充满了灰尘,上午的太阳把我们的皮肤炙烤成火红色。阿曼在负重下挣扎。他走得前面,我看到他背负的东西像一座小山一样绑在一个金属架上,用带子拴起来,全部重量都落在他肩上。专业的登山包都是设计用腰负重,避免肩膀和背部受力的。当他停下来放下行李休息的时候,我能看见他脸上的劳累。他还没有适应这种体力活,但是他需要这笔钱,四天5000卢比看上去是个有利可图的选择。

    阿曼原来在国家艺术学院学习艺术,当他觉得自己缺乏足够的天资时便退学了,回到了戈加尔。他开始研究沙棘,一种带刺有弹性的灌木,通常发现于大部分植物不能存活的地区。世界上大部分沙棘长在中国,长期以来被当作草药使用。阿曼投资了榨取沙棘果实汁液的简单工艺,打造了山区沙棘产品,这也是他与拉瓦尔品第一家公司合作的个人事业。

    远征队继续前进时,搬运工要先背着补给前往大本营然后再回来。阿曼那天也离开了,说我们回去路上在湖附近的古尔金再见面。我们在茂盛葱翠的高原上起伏的山包上行走了一小时后终于要下去了,往下看见200米开外山脉和冰碛之间狭窄融区下面用颜色标记的营地。冰川运动留下的大量泥石形成的冰碛将冰川与山脉隔离开来。当队伍站在一起研究路线时帕苏顶峰从云端后面俯视着我们,冰川沿着山脉斜面上升,深色笼罩的云层背后隐藏了冰石坠落的危险。登顶绝非易事。
     

    有关的故事: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