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凝聚马加拉山之守护者

    作家: 艾扎.阿扎姆 - 发表于: 2013年10月08日 | ENG (English)

    凝聚马加拉山之守护者

    在主持马加拉山协会和民间代表保护马加拉山的会议

    柔戴德·罕的一生都在为这个国家效力。

    作为一名在政府担任了三十多年要职的政治家,他曾效力于六位总统和两位总理;也曾在伊斯兰大学执教;他属于见证了这个国家从建立到成型的那一代人。他清楚地明白打败一个古老的帝国和确保梦想得以实现所需付出的无尽的牺牲;他属于那个男女都无私的为建立一个国家无私奉献的年代;尽管他们对几十年来不称职的领导阶层极度失望,但那个年代的人们坚信这个国家创始人的理念,并绝不会因任何原因而放弃。对柔戴德·罕来说,这份执着延续到了他从政府退休以后;他开始从事保护马加拉山国家公园的事业。

    柔戴德·罕自1980年代就开始为马加拉山而奋斗了,那时他和朋友们一起建立了马加拉山协会,简称MHS,并由他自己出任主席。他们在伊斯兰堡的精美翠绿的山道上徒步旅行时,注意到了山谷里遍布的具有工业规模的采石场。在沙德拉,达拉·将格拉,辛尼亚日,卡凌尔,桑吉亚尼和沙·安拉·蒂塔村附近的山丘都被炸成了平地。柔戴德·罕先生说:“这事发生在马加拉山被列为国家公园之后。然而我们依然震惊的发现有人被授予开采证书;这是对原始的美丽的马加拉山的盘算,抽取,和玷污!”

    桑吉亚尼附近残留的马加拉山丘

    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所刺激,并决定采取行动,一个非政府组织MHS由此诞生。他们将民间社会团结起来,并得到了印刷行业和电子媒体的赞助;并组织了众多的集会和示威游行。起初,政府的反应非常缓慢。 但是当被称为“守护者”的总理莫因库雷希接手权利时,他调查了他们的请求,并调动了相关部门和执法人员,最终使卡凌尔的采石停止作业。但这仅仅是第一步。

    有一天清晨,柔戴德按他的惯例去后山公园散步时遇到了时任水电部部长的穆斯塔法·卡尔。他跟部长谈到在沙德拉昼夜开展的破坏马加拉山的采石工业;卡尔部长问他能为他做什么,柔戴德提到部长提供的电力是采石场得以继续的保障。四个小时后,穆斯塔法·卡尔打电话给柔戴德说他已经跟相关部门交代了在24小时内取消所有作业,并将山谷“封锁,封闭和圈禁”起来。部长还说让柔戴德在58小时后拍一名MHS的成员去检查一下以确保山谷已被清空。结果果真如此。

    马加拉山保护运动的启动仪式

    MHS协会利用这个机会也使得辛尼亚日和沙·安拉·蒂塔村附近的采石业停止采石。但他们无法在桑吉亚尼附近得到同样的成绩,因为事实上那里的水泥厂拥有齐亚-吾-哈克总统早些年给他们的采石许可证。该厂址虽不在国家公园里面,但他们的碎石作业却在公家公园里面开展。柔戴德和MHS协会以及其他相关部门为此向高等法院提起上诉;但上诉结果却是水泥厂采石合法。 如今,如果你路过尼克尔森纪念碑那一带,采石作业对那里的破坏清晰可见,空气里永远弥漫着灰尘和微小石头颗粒,到处是土黄色的雾霾。

    尽管遇到了这个挫折,但MHS协会在其他领域一直很成功。 柔戴德先生说:“在竞选活动期间,我们得罪了许多有权有势的人,包括政治家和企业家。但最终我们赢得了胜利,这归功于民间社会。那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民间社会的真正潜力,和得到百姓关心和支持的重要性。一旦人民站在你这边,那就没有什么能阻碍你。你可以创造奇迹,甚至可以移山”。

    MHS协会接下来的一场“战役”是漫长的。他们注意到总统齐亚-吾-哈克已经批准在达拉·将格拉山谷设居民住宅区和办公区。柔戴德先生和他的同事们发起了一场要求这以政策被取消的运动。在被最高办公室质问起为什么MHS协会要反对这一政策时,柔戴德解释说这块土地属于国家公园;如果它可以这么轻易的被划分给某一利益集团,那么不久其它利益集团也会提出如此要求,到时候就没有办法阻止各大势力集团将国家公园完全划分掉。双方都各持己见,不肯让步。这一争议一度闹上法庭,但很快法庭就宣布散庭要求双方庭外解决争议。于是他们再一次调动民间社会的力量举行了大量的示威,抗议和各界游行。他们整整花了20年时间才最终取得胜利;那里的居民被迁移到军队家属区;达拉·将格拉山谷最终又被清空,并向公众开放。那里就是如今的五号爬山路线,每天尤其是周末,无数的爬山爱好者都会在美丽的山谷里享受大自然之美。柔戴德骄傲的说如今野生动物也已回到了山谷里,它们更为这个山谷增添了生气。

    他本以为此事就此结束了,但没想到,很快就又有消息说当时的总统穆沙拉夫将军已发出指令要在马加拉山凿通一个隧道,一期工程由商业大亨马力克·利亚兹承包。柔戴德先生记得他还就此事被邀请参加电视辩论。隧道工程组的利亚兹狡辩说这项工程对百姓有利无害,还说总统和总理绍卡特·阿齐兹都全力支持他。 柔戴德回忆道:“当时我就在镜头前对他说到你没有全力执行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的命运掌握在人民手里,这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这件事被闹到高等法院,反对这个项目的力量上涨,它的始作俑者们开始退缩。然而,在听证会上,发起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声称他们“暂时”无意继续这个工程。也就是说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今年初,总理纳瓦兹·谢里夫宣布了在马加拉山开通隧道以方便哈里普尔,曼赛赫拉和阿波塔德的乘车通行。这个MHS协会认为已经腹死胎中的工程复活了。民间的反响很快。九月25日,MHS协会同库车·卡斯以及《友邻》杂志在线合作,发起了反对这项工程的运动,同时也团结了社会各界加入这个运动。目前该案在高等法院被审理中。于此同时,伊斯兰堡的民间社会自发的组成团体支持这场运动,如组织示威游行,网上请愿,并鼓动城市学校和学院的学生们参与支持。其他城市的民间团体也纷纷加入这场运动,柔戴德先生是这场运动的顶梁柱。在他九十岁生日过后的第一天,他在三号爬山路线召集了人们进行抗议。他对结果很乐观。他说:“我们事业是正义的,我们的人民是充满动力的。根据我的经验当你拥有这两样东西时,你永远不会输”。但基于这已不是这个项目第一次被提出来,他认为要彻底根除这样的项目,最终的办法是有高等法院宣判这个项目不合法。并禁止以后在国家公园进行任何类似的活动。以前,柔戴德先生试过申请将马加拉山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由此本可以使这里受法律保护的,但是他的提案缺乏政府支持。

    柔戴德•罕在伊斯兰堡的三号线发表演讲。

    保护马加拉山不受威胁和证明他们的理念只是他为国家公园所做的其中一项事情。在过去的三十五年里,他和MHS协会每年会举行两次植树活动。一次在春季,一次在季风季节。全市各校的学生被调动起来,他们给学生们提供树苗让他们在费萨尔清真寺附近和山顶上植树。这个活动的直接结果是近两万颗松树在山上茁壮成长。他还在当地学校举行讲座教育学生们意识到国家公园的重要性。MHS还组织学生去马加拉山道散步,并向他们介绍那里的动植物。他强烈认为年轻一代在保护自然遗产的事业中起决定性作用。

    作为采访的结束问题,记者问道他认为什么是对国家公园的存在最大的威胁时,柔戴德先生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一部分人们对此的冷漠态度是最大的威胁。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和意识到这份伟大的礼物的价值。马加拉山是整个伊斯兰堡的肺部,我无法用其他词汇来表示它的重要性了。如果人们不相信它的神圣性和完整性,那么我们就处在将在无情的开发商手中失去它的危险中。我们是,我们必须是,马加拉山的守护者”。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