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天堂之路:一个关于成功和牺牲的故事

    作家: 莎尔芭努•赛义德 - 发表于: 2013年09月24日 | ENG (English)

    天堂之路:一个关于成功和牺牲的故事

    一位年仅十三岁的学生阿里什娜度过了从小远离家庭和家人的童年。

    她以令人惊讶的仿佛在家的知足感说到:“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来到这儿,因为那时我太小了。我母亲把我撂到这里,现在我无父无母。”

    阿里什娜在拉瓦品第市一个建于1992年的名叫“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长大,这是一个“天堂之路”组织,多年来已为近500名孤儿和贫困儿童提供住所,食物和教育。这个组织由年近五十五岁的英国妇女苏塔纳·克热西建立的。她于1975年嫁给了一名巴基斯坦穆斯林,并在之后皈依伊斯兰教。目前她和丈夫阿赫麦德·克热西在巴基斯坦建立并经营四个孤儿院,并正在努力争取筹集资金为数百名儿童提供住所,教育和一个稳定的未来。

    当我来到巴基斯坦时,我注意到那些在交通信号灯附近乞讨的孩子们,他们穿着破旧,而且没有鞋子。苏塔纳说:“他们应该是在上学的年龄,并且应该有人照顾他们。我跟老公说‘我们为什么不搬回巴基斯坦去,盖个大房子收养这些孩子们?’我老公回复道‘我早就在等你这句话。’”

    阿里什娜同其他160多名儿童一起住在卡拉奇国防部的商业中心附近的两栋大小适中的房子里。她还有三个姐妹—两个小的和她住在一起---还有一个兄弟,他们家还剩下祖父母和一个阿姨,他们跟阿里什娜的两个长兄一起住在拉斯贝拉城区。她的哥哥是个技工,她的姐姐在读九年级。由于家庭的面临的极大的经济困难,她的家人不得不把她们三个小姐妹送到孤儿院去住。

    由于“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缺乏足够的财政资源聘请专职人员照顾孤儿,阿里什娜不得不肩负起照顾其他年幼孤儿的责任,帮他们做法和打扫卫生。作为灵可公立学校八年级的学生,阿里什娜非常热爱学习,并希望能够继续自己的教育,将来成为一名老师。

    “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不止在一方面帮助孩子们实现他们的梦想。克热西夫人还通过她的儿子和女婿来管理这些孤儿,为孩子们的教育做出一些必要的安排,还支付年龄较大的孩子们的学费,交通费,衣服,书本以及家教费用,对年纪小的则为他们安排例行的测验和考试。

    克热西说:“我坚信一个受过教育的女子可以创造一个受教育的家庭。所以我更关注为女孩子们提供教育。”

    克热西夫人的努力成就了令人振奋的结果,越来越多像阿里什娜的女孩们正在继续她们的教育并为她们的家人无法提供给她们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阿里什娜说:“我喜欢读书,所以我不觉得有啥困难的,而且这里还有许多比我年长的女孩子们,无论什么时候我有问题了她们都乐意提供帮助。”

    她提到的年长女孩中有一位名叫伍兹玛·阿巴西的21岁女学生,她正在上高中一年级。

    她谈到自己的经历:“我刚来这里时只学过《古兰经》,于是头几年我一直在帮其他孩子们学习经文。直到阿姨(克热西夫人)说我需要接受正式的教育,然后我可以花课余时间教年幼的孩子们经文。

    伍兹玛的大部分童年时代都是在莫利地区的“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度过的,并且她记得远离家人第一天来到这里时的情形。

    她说:“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情形。我的父亲想要让我学习《古兰经》而且我也已经开始上课了,但是父亲不久就去世了,有人告诉我母亲 “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园的情况,于是她把我带到了莫利的这个分院”。

    伍兹玛的母亲请求克热西夫人为她的女儿提供住所,因为自从她丈夫去世后她的经济情况已经日渐入不敷出。

    她自己回忆道:“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阿姨。我妈妈告诉她我父亲去世的情况,并请求阿姨收留我住在她那儿。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了我的受教育生涯。”

    远离家人同陌生人住在一起对伍兹玛来说是个巨大的变化。她得慢慢习惯一种从未在她自己父母那里受到过的特殊关照。

    她说道:“一开始我并不喜欢这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适应了。起初我特别想念家和家人,我那时特别小,但是我很快就和其他孩子们走的很近了;我们一起玩耍一起大笑,渐渐地我忘记自己是远离自己家庭的孩子了。”

    伍兹玛获得教育机会后也开始帮助其他年幼的女孩们学习。克热西夫人挣扎着为她在学校报了名,交了学费和其他费用。同时她也鼓励伍兹玛将她所学的经文知识教给其他的孩子们。

    伍兹玛在莫利住了超过五年的时间,随后因八年前“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在卡拉奇扩建了他们的住处,克热西夫人要求莫利孤儿院的一些年长的女孩们跟她一起搬到卡拉奇去照顾那边新收的孤儿们。

    克热西谈道:“我天生就是这样,喜欢照顾年幼和年长的人,而且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想阿里什娜和伍兹玛这样的女孩们都觉得在克热西夫人身边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她们清楚她为扩建“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而面临的许多困难。尤其是最早在莫利的时候,当地人想尽办法停止她的工作并想把他们赶出去。

    克热西夫人讲述了这个经过:“人们对我像对待外星人,仅仅因为我是英国人,他们会说我们不清楚你是什么宗教背景,也不知道你想叫我们的孩子们什么东西,你回自己那儿去;从这里滚开!”这时候她都这样答复他们:“我既然来到这里做这个事情,就不会再改变我的想法……可是他们却对我拳打脚踢;并且他们对我们实施很多个月的停水措施。”

    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莫利孤儿院的孩子们不得不用桶提水来支持他们的日常生活用水,直到克热西夫人成功和那些人达成庭外和解,她得以和她的丈夫继续为他们辛苦牺牲搭建的孤儿院工作。

    尽管现在情况好多了,但是克热西夫妇要照顾的孤儿数量每年都在增加。今年卡拉奇国防区的孤儿院收留了五十多名遭受俾路支省分裂主义暴力影响的家庭的孩子们。“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不得不再租一处住宅来照顾这些孩子们并帮他们重建自己的生活。克热西夫人说尽管他们的住处不宽敞,财政资源也短缺,但是她不能对这些孩子不施援手。她在卡拉奇孤儿院的月花销在一百万卢比以上,而且全都来自私人捐助者。

    阿里什娜和伍兹玛积极发挥自己的作用帮助这些俾路支省来的孩子们安顿下来,并帮助他们处理思乡和遭受暴力创伤家园被毁的痛苦经历。

    像阿里什娜和伍兹玛这样的孩子们都拥有一种给予,勤奋工作和牺牲的精神。他们和克热西夫人同吃同住;孩子们常在她的卧室里跑进跑出,围着她转。他们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并且慢慢忘记他们所经历的痛苦经历。

    “斯拉特-吾勒-戛纳”孤儿院的稳定和开心的环境使得孩子们健康自信的成长,并能有一天回报社会对他们的付出。

    伍兹玛充满骄傲和感激地说:“我一生都远离家人,如果有一天我离开,我想要让我的家人看看我的成就。我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稳定的未来让克热西阿姨为她多年来的付出感到骄傲”。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the website: http://sirat-ul-jannah.org/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