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胆大包天》乐队的阿里.阿夫塔卜.赛义德

    作家: 萨尔玛.乔德哈里 - 发表于: 2013年10月09日 | ENG (English)

    《胆大包天》乐队的阿里.阿夫塔卜.赛义德

    大约两年半前,一首嘲笑巴基斯坦政治制度的音乐视频在互联网上走红,在其发布的最初几天就被点击超过90000次。这首歌的的标题《土豆鸡蛋》具有相当的欺骗性,因为它听起来像是一首普通的有趣的歌,但它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如果你注意听它歌词,你会意识到这首歌是在狡猾地感叹和嘲笑巴基斯坦的政治的严酷现实。这样的歌曲和这样的主题的确不在少数,但是这首歌却能够一夜成名,而创作它的《胆大包天》乐队的三名成员也因此成为明星。乐队的主唱阿里·的阿夫塔卜赛义德笑着说道“正如它的名字所暗示的,我们是胆大包天不要脸,因此,我们做的歌曲必须做到配得上这个名字!”。

    阿夫塔卜是一名有抱负的音乐家。他中学毕业后辍学,直到因为拉合尔市电视台的工作需要才继续攻读学士学位。尽管他从来都未对在新闻频道工作感兴趣,但是他为了继续自己唯一热爱的事业—音乐而接受了这份工作。他说他赚的每一分钱他都投资到了音乐创作上。他花了五年时间制作了一个音乐专辑,但等他完成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法出专辑,因为他已赶不上整个音乐产业的技术进步和新趋势。他意识到自己永远都没办法挣足钱来出专辑,倒不如一首一首的发行。这是的他已经开始对新闻和政治也感兴趣了。他说:“我也试着写过一些文章,但是杂志和报纸都不觉得我写的值得发表,可能是因为我从事的是新闻频道,所以我写的东西从来没有见报。”阿里·阿夫塔卜,哈姆扎·马利克和丹尼奥·马利克凑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乐队。一开始他们用一些虚拟的歌词来编写乐曲和创作框架。然后再将歌词重新编写整理升华。他们本打算将一开始的几行歌词改掉,但最后决定保留这些内容。阿夫塔卜解释道:“我们试图从没有任何涵义的文字里整出一些意义来,这是很晦涩却又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我们试图给听众一个他们无法从正常的传媒渠道听到的不同声音。目前为止,这首歌的反馈非常好”。

    他们的第二首歌《这全都不过是金钱游戏》,再次痛斥该国的政治;歌词比第一首更有意义且具预测性。这首令人难以置信的力主民主的歌曲,是对我们的政治和社会制度不公正的一个“兵谏”。这首歌的最后一行唱到:“我们把一切都围着钱这个主题转。我们的政府腐败,无耻和无能,他们玩得都是贪钱的游戏”,这是对统治阶层本质的揭露。

    阿夫塔卜和他的乐队成员仍在创作动人的音乐,而不是内容妥协的产品。然而,他们对钱做很多的妥协。许多领先的国际机构和渠道联系过阿夫塔卜但他已拒绝他们的报价。他说“我接受这样的报价的那一刻就会感觉自己变成了叛徒,就好像一些秘密机构在一直资助我们做这些事,所以我拒绝这样的报价。但我也很受伤,因为谁不想赚钱?许多巴基斯坦的音乐家已经与国际媒体合作,因此他们生产的是商业音乐,这没有什么不妥。 《胆大包天》乐队创作的音乐题材使我们处在一个棘手的处境,到目前为止,乐队一直在成功抵制诱惑去制作商业音乐”。阿夫塔卜把音乐称为一种强有力的教育和激励巴基斯坦人的方式。他认为,通过音乐讽刺政治是一种有趣的方式,它能够将我们生活中那些为我们带来欢乐和悲伤的影响我们生活的事件有趣的表现出来。

    他们的第三的的歌曲包括了引人注目的恶搞,恶搞对象是巴基斯坦军方。这首歌风趣地阐释了军事机构和政党的作用,尤其是批评政治家的权力欲,表现出了上层政治家们甘愿在军事领导构建的政府框架里享受权利的嘴脸。这首歌产生了不小的轰动,并导致当局对齐部分内容的禁止。阿夫塔卜说:“我看到了一个电视报道说,除其他原因,使选举按时举行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这首歌曲。所以,你可以看出这首歌的影响力”。阿夫塔卜同时也是一个作家,爱写关于社会和政治问题的文章,但几乎没有时间动笔写他的想法,因为他正同时兼三分职以供生计。

    作为最后一个问题,我问了他对自己的未来计划,比如他是否感到满意,他打算将来做什么。 他笑着说:“我既不过多的考虑自己,也不把工作看得太认真,但当人们告诉我在《土豆鸡蛋》走红后报纸开始讨论阿卜杜勒·萨拉姆,那感觉确实感觉很好。我记得我告诉过我的乐队成员这首歌将创造历史。眼下,我们的新歌正在准备中,我能告诉你的是它们都将是典型的《胆大包天》风格的歌曲”。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