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大踏步前进:与吉布然.纳西尔的谈话

    作家: 阿伊莎•伊克巴尔 - 发表于: 2013年10月24日 | ENG (English)

    大踏步前进:与吉布然.纳西尔的谈话

    吉布然·纳西尔不相信嘴上谈论改变。他认为应该直接做。他对咖啡桌恶癖,毫无意义的研讨会以及动作慢的服务员一点耐心都没有。他在卡拉奇迷人的星巴克咖啡店等了一个多小时,越来越愤怒的责骂了服务速度两轮,才最终拿到了他点的黑咖啡。他说那里应该是最糟糕的面试地点。

    呼啸的搅拌机生,含糖量过高的儿童的喊叫声和嘈杂的音乐合成出一种令人头疼的杂音,但吉布然似乎并未受此影响。他并不需要笔者太多的引导就能畅谈他的激情。今年26岁的传奇人物吉布然是诉讼人,社会工作者和政治家,所有这些塑造出一个高大的,率真的,精力充沛的整体形象。

    新快报讯关于影响沙•阿拉苏殖民地的问题的专访

    他在2010年从英国读完法律学位以后就几乎立刻将自己沉浸到了卡拉奇的抗洪救灾工作中去。他和一个朋友一起组成了一个以青年为主的联盟,叫做佩拉·卡达姆(第一步)。他们收集,包装和运送救灾物资至数千名受影响的家庭,他们接触的人遍布十到十二个城市。

    从那时起,吉布然就一直从事他所谓的“自由职业者的社会工作”他联合了朋友和有同样只想的陌生人的力量开展不同的工作,从为卡拉奇的阿巴斯镇的受害者提供救灾物资到为白沙瓦被炸教堂的受害者倡议和平的救援工作。

    他很快就做出反应并搜寻可利用资源。在阿巴斯镇惨案之后,他和他的朋友们开始人道主义响应卡拉奇运动。他们在卡拉奇青少年集市站了四个小时就已收集了十一万卢比。纳西尔说这个城市的居民的慷慨程度是不可思议的,这给了他极大的希望。他们把钱捐给了什叶派组织,因为他们看到了该组织在一线做的工作。

    他们与非政府组织,救援机构,还有巴基斯坦医学协会合作设立了三个医疗营,为爆炸幸存者及其家属提供医疗服务。他说:“我们还安排了精神科医生,为他们提供后续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暴利事件幸存者中普遍存在的现象,纳西尔和他的团队挨家挨户的去当地幸存者家里,为他们连接相应的服务。

    领导一个汽车拉力赛

    然而,吉布然感到慈善工作仅仅是“控制损害”。他说他所从事的社会工作提供不了持续的帮助。他真正想要的是进行长期的变革,他觉得自己将不得不参与政策的制定。

    吉布然进军政治的动机就是这些感受。这也是一个实验。他想知道,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能否进入政界。他说:“我想知道如果我再竞选时说实话,会不会其效应。人们真的希望听到事实吗?”吉布然对那些靠喊漂亮的陈词滥调和口号而赢得民心的办法不感兴趣。她想探究我们国家的问题的症结所在,并想讨论那些过于敏感,甚至是禁忌的问题,如亵渎法律,强迫的婚姻,宗派主义,极端主义等。他作为NA-250和PS-113选区的候选人独立竞选 。

    Jibran's election campaign video

    他分享到:“我的整个竞选花了十五万卢比”。他的朋友们是他最强有力的支持者,但他的家人对此决定持保留意见。他的母亲担心他的安全,而他的父亲认为从政是最不可靠的,他的未来会很不稳定。

    吉布然的实验结果如何呢?嗯,他没有赢,但是他获得了启发性和震撼人心的经历。从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到其他城市的陌生人,他得到了很多支持者。他从未见过面的人以各种方式帮助了他,帮他创建了网站,给他提供支持和提供资源。PPP党,PML-N党和MQM党的成员们诱惑他加入他们的政党,但他都拒绝了。他说这些政党成员们都继续向他提供建议,鼓励和支持。

    他感慨道,这个经历也显示了巴基斯坦的自由派其实也是极端分子。极左和极右的差距实在是不和谐。吉布然说,尽管他公然反对人们三缄其口的问题,并公开讨论卡拉奇人连小声反对的声音都不敢发出的事件和政党,但他仍然安然无恙。他笑着说这更坚定了他对上帝的信仰。

    沙•拉苏殖民地清洁运动

    吉布然不如政坛并不是一次偶然事件。他立志要继续保持努力,并会继续作为一个独立的候选人参选。他不在乎加入任何现有的政党,但对建立一个新政党并不反对。

    他的政治冒险的其中一个好处是他建立了很多关系。他利用这些关系在沙·拉苏殖民地发起了一次清洁运动。市政府官员,MPA和MNA都对吉布然提供帮助。他笑着说:“也许是因为我有很多滋扰价值”.  他还在白沙瓦所有圣徒教堂被炸后介绍了“跟你们的伊姆然谈谈”的运动。当时的想法是让人们直接跟他们居住地的清真寺领袖联系,并要求领袖们公开和坚决谴责袭击。这是一个看似很简单很直接的要求,但是却遇到了犹豫和阻力。他说:“我们在这次竞选中公开点名批评了不予我们合作的阿訇”。

    不久之后,有一个叫齐亚·萨黑布的人联系了吉布然,他的想法是在教堂外集合人们形成一个人链保护圈。在和感兴趣的人们开了会之后,吉布然和齐亚共同创立了“巴基斯坦是所有人的”协会。在人链保护圈的提议之外,吉布然提出让所有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神职人员都去教堂参加弥撒的想法,以此显示他们的团结。这些事件在拉合尔,伊斯兰堡和卡拉奇都有发生和被关注,并且已获得国际国内的认可。

    是什么让吉布然充满动力?他说是责任的重担。他觉得的教育和技能把他放在一个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更好的位置。

    当吉布然能够忙里偷闲的时候,他就写写诗----关于社会政治主题的诗。尽管他被浸泡在最幻灭诗意的两个领域---社会工作和政治---吉布然却很乐观。在观察中他总结出:“卡拉奇也许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之一,但它也有世界上第二最好的证券交易所。我们需要侧重于后者”。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