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巴基斯坦的第一滑雪女性

    作家: 莎哈娜•沙 和伊曼•阿姆加德 - 发表于: 2013年12月11日 | ENG (English)

    巴基斯坦的第一滑雪女性

    Amina and Ifrah Wali

    2011年一月,阿米娜和伊芙拉成为巴基斯坦的第一批在南亚运动会的滑雪赛事中获奖的女性运动员。在那之后,这两名女生经历了许多第一次的赛事,她们目前正在参加奥运会预选赛。如果入选,她们将成为巴基斯坦首次参加冬季奥运会的女选手。笔者询问阿米娜·瓦利:“参加这些预选赛你俩感觉怎么样?紧张吗?”“兴奋!”她答道。

    Five year old Ifrah with her skiis

    这个简单的回答诠释了她俩对滑雪的态度;充满热情,衡量,现实和激情。瓦利家族的这俩个女孩来自吉尔吉特—巴尔蒂丝坦地区,她们从小在吉尔吉特市一个有良好教育和开明的家庭长大。阿米娜毕业于喀喇昆仑国际大学,拥有学士学位,主修环境科学;伊芙拉则毕业于NUST大学商学院。

    他们的父亲是军队的少校,曾被派去驻守巴尔蒂丝坦的边远地区的拉图八年。五岁的阿米娜和四岁的伊芙拉曾每年去探访他并在拉图度假四个月。那里没有现代文明,没有学校,更没有和她们同龄的小孩子;在那里她们唯一的乐趣就是在白雪覆盖的山坡上滑雪。伊芙拉谈得很起劲:“滑雪的感觉特别棒,你会有害怕感,空气拍打在你脸上,肾上腺素使你的身体颤抖,感觉太神奇了。这是一种你在生活中从未经历过的感觉。”

    2002年的全国锦标赛是俩姐妹第一次参加大型的滑雪赛事。她们的第一枚奖章是在2005年斯瓦特的马拉姆贾巴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上获得的。2007年她俩去日本接受培训,并于2008年去奥地利参加培训。伊芙拉笑着说:“我和我姐为了谁更能够打动我们的父亲而竞争。我的父亲本身就是一个体育爱好者。他也是我们的教练,我们的动力,我们的老师。我们的第一套设备就是他送的。” 阿米娜很怀念父亲跟一名木匠一起给她制作特殊的木制雪橇。

    但是她们这一路走来并非 总是笑声和俩姐妹之间的小竞争,因为总有人给她们家人施加压力,劝她们的家人不要让她们独自去国外。但是她们的父亲很有弹性。他总是告诉这些人:“我爱我们女儿们,并且相信她们。”正是有了这种爱和信任,这俩女孩去了2011年的南亚冬运会。伊芙拉回忆道:“这一切是很艰难的,一开始一切都让我很害怕。因为巴基斯坦的一切都远不及国际水平。它跟其他国家的差距如此之大。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们水平那么高。我们的设备看起来就好像是来自石器时代的。”

    起初她们只有三天时间去培训,这让她们很紧张,但慢慢的她们就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难。然而不幸的是,在训练中伊芙拉的手腕脱臼了。她的受伤意味着她无法参加奥运会的竞赛。她说:“我看了看我的教练,开始伤心的哭泣。我很迷茫。我知道我必须参加竞赛。我在拉图花了八年才能最终来到这里。我不知道怎么说服大家,我的教练指导我是个很固执的人。”他让伊芙拉继续参赛,条件是如果她的伤势加重,她将立刻退出竞赛。这是她唯一的让父亲感到骄傲的机会。“我的父亲为我们付出的太多,他期望我们能够做到最好,因为他在我们身上投资了很多。他知道我一定会做的很好。所有这些期望,这些时间,我必须证明他是对的。在比赛前他给我打了电话,我很紧张,他却说我会做的很棒。” 她的确做到了!伊芙拉夺得了金牌,而阿米娜夺得了两枚银牌。她们回到家时,家人安排了巨大的庆祝活动。所有亲人,朋友,家人和其他滑雪者对她们单独旅行和参加比赛的迟疑和恐惧全都不复存在。伊芙拉看着妈妈的眼睛里充满了自豪的泪水。她说:“这感觉如此温馨,真的很棒。”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些人的故事,最终会改变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阿米娜和伊芙拉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在吉尔吉特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滑雪,更不要说是女孩子可以滑雪。”现在Naltar有很多学校的女孩已经开始参加滑雪比赛。我们也经常见到一些想要尝试参加滑雪比赛,并在未来参加奥运会的女孩子们。阿米娜喜欢滑雪,但她同时也很重视学业并在为未来计划,如果有一天她不滑雪了,她得有其他计划。而另一方面伊芙拉却想以滑雪为人生职业。“我不想离开滑雪事业。滑雪是我的一部分。我四岁的时候开始滑雪。滑雪是我知道的唯一的运动。我没有朋友,但那时的我有我的滑雪版。正因为如此我走遍世界,过上了与众不同的生活,我对此心怀感激。”

    The ski team

    她们的下一个巨大的挑战是参加奥运会预选赛,她们将于本周开始竞赛。阿米娜承认道:“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训练,这将是非常非常艰难的,有竞争力的。”但是她有信心,她们有足够的训练和准备时间。她们有很好的竞争优势。尽管她们缺乏必要的设施,因此在到达预选赛场地之前无法开始训练。但是两姐妹都明白的一件事是,如果她们今年无法在冬季奥运会上代表巴基斯坦出赛,那么就要再等四年。

    现在巴基斯坦正在为这两个选手能够进入奥运会而祈祷;如果这两位瓦利家族的姐妹能够成功晋级,她们将是为自己国家创造历史的巾帼英雄。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