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揭秘佐伊.维卡吉

    作家: 杜士卡H.赛义德 博士 - 发表于: 2013年05月27日 | ENG (English)

    揭秘佐伊.维卡吉

    揭秘佐伊

    当我们无意中在土耳其大使馆休息室中偶遇她时,她同意采访的请求;旋即又像一个小女生一样匆匆离去,因为他们已经宣布了她的表演,观众正等着她。当她从一首爵士换到另一首爵士时,(我最喜欢的是《纽约,纽约》和《夏日》),这位高挑的黑发女郎点燃了全场观众。当她开始演绎《监狱摇滚》和纳兹亚.哈桑的《Aap Jaisa Koi》,一半观众已经在表演台前开始尽情舞动。

    为了挤出时间,她同意让我送她去机场,在路上采访她。她溜进车里,戴上眼镜,把头发绑在后面,不加任何修饰,十分干练。采访进行得很顺利,因为她很放得开,表达清楚,乐意讲述她的故事。在她消失人群赶回程航班前我有四十分钟的时间与她在一起。

    她是卡拉奇人,在女修道院接受的教育,从美国东海岸人文院校哈密尔顿学院毕业后回到卡拉奇。当我问及她在家乡艰难的环境中面临的生活问题时,她没有一味抱怨,反而回答得十分坦率:“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问题,如果我现在还在美国,那我就不可能有我现在在巴基斯坦的这种悠闲。”

    虽然出生在卡拉奇一个中产家庭,她坦言父母并不能承担送她出国的费用,所以她申请了奖学金,并得到了美国两所学校的回应,她选择了东海岸一所小规模的人文院校哈密尔顿学院。她教育底子深厚,专业是社会学和美术。她回想起在美国工作了一年,制作纪录片,随后回来自己尝试开了一家独立电影制作人公司。当公司破产后,她从事了一份广告工作。她还一边做音乐,在加入“可乐工作室”之前曾在“芝加哥”和“妈妈米亚”工作过。

    当我问她是怎么对音乐产生兴趣时,她的回答十分直接;我的母亲是一位基督徒,社区都沉浸在音乐中,因为他们被介绍到教堂唱歌。她说给她伴奏的内部乐队“男孩”都来自果安社区,他们有着深厚的音乐传统,他们自19世纪中期来到卡拉奇后丰富了卡拉奇的音乐形式。她说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始终有音乐相伴,所有的朋友都会演奏乐器。她妈妈弹吉他,让她了解爵士。大约10岁或11岁,她和她最好的朋友萨娜就假装自己在舞台上表演。15岁时,她开始自己写歌,弹吉他,在戴安娜逝世时在学校唱《风中之烛》。当我问她谁是她最喜爱的歌手时,回答是艾拉.费兹杰罗。

    她最初是一名爵士音乐迷,由于她在可乐工作室接触的都是东方音乐,所以兴趣也变得多样化。现在她正在学习乌尔都语,这样她就可以用乌尔都语谱曲。她说自己的“转折点”是2011年6月的首场个人秀,从那以后,她的生活完全被音乐占据。她的首张专辑是自己出资的,花了一年时间制作,现已进入发售阶段,将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同步发售,包括五首英文歌曲和五首乌尔都语歌曲。

    她说15岁到25岁是她的一个焦虑期,但到了最后一年当时她已经28岁,她的音乐开始走上坡路,她“想要更多传递正能量的歌曲。”为了这个想法她举办了培训班,让学生与她一起合唱《Bolo》,这是她在大选前写的一首歌曲。

    纽约,纽约

    她想要更多的听众和更好的设备,这也许是为什么计划前往印度的原因。她是一位具有多元文化背景的多才多艺的孩子,她爸爸是帕西人,她也是“更好的巴基斯坦”的改革者,这是整个采访的潜台词。像她这样的人将会让卡拉奇和巴基斯坦从混乱和贪污中重回正轨,有一天卡拉奇将再度成为阳光之城。佐伊正迎来更大的发展。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