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空中卫士:巴基斯坦的艾莎.法如科

    作家: 萨尔曼.乔吉和艾扎.阿扎姆 - 发表于: 2013年07月25日 | ENG (English)

    空中卫士:巴基斯坦的艾莎.法如科

    Ayesha Farooq: The first Pakistani and South Asian female fighter pilot

    艾莎.法如科是巴基斯坦,也是南亚首位女战斗机飞行员。友邻获允在肖克特空军基地对她进行独家采访。

    “首位女战斗机飞行员”的头衔让人头脑中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位年轻高大、威风凛凛的女子,站在战斗机的跑道上,准备捍卫她祖国的天空和荣誉。

    艾莎.法如科在很多方面都给人启发。她是一位话语轻柔、谦逊的女性,体态高而轻盈,充满自信。她为巴基斯坦空军驾驶中国造的F-7PG战斗机,虽然是队伍里唯一的一名女性,但她显然没有为这骄人的成绩感到丝毫自满。她接受能力强,脚踏实地。

    在简报室

    她是怎样走出巴哈瓦尔布尔,在男性占据统治地位的空军飞行员队伍里成为一名精英的?

    从孩提时起,她就对大部分小女生执着追求的东西不感兴趣。“我不知道怎么跟洋娃娃玩。我是那种出门打板球或踢足球的女生。户外运动是我的特长,在外头我最高兴。”  

    当她父亲法如科博士去世时年仅32岁,艾莎那时三岁,妹妹只有一岁半。他平日深得邻里爱戴和尊重。“我还记得自己总是遇见跟我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他们却都认识我的父亲。当他们发现我是他的女儿时,他们的眼中充满泪水。他们会亲吻我的前额,告诉我父亲是一个多么好的人。”这些经历在她人生观的形成中起了很大作用。“这让我很早认识到你活着的时候人们怎么说你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你离开后会以怎样的方式被人记住。”她向着她父亲所建立的标准看齐,在实现过程中她获得了母亲的大力支持。

    穿上飞行服

    “我母亲一直激励着我。我父亲过世时她只有22岁,留下了抚养两个幼女的重任。她决心把我妹妹和我培养成坚强的女性,即使日后独自一人,我们也能照顾自己。”

    她选择飞行员的职业部分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另外也觉得这是一条充满挑战的道路。她的叔父们和一位表哥都是空军军官,表哥本身是一名飞行员,也是她早期成为一名飞行员的动力。作为家中长女也是因素之一。“我觉得如果我可以在大部分妇女做不到的事情上证明我自己,我会让大家刮目相看。我要成为一名穿军装的女性,成为因贡献和杰出备受敬仰的人物。”

    家人和亲朋的反应半是怀疑,半是担心。她的叔父们试图说服她放弃,担心这条路对男人来说都很艰巨,女性就更难了。他们深信她挺不了几月,还不如另找个行业。这些只能让她更为坚定。她母亲始终支持她,她坚信如果自己的女儿不能坚强面对这些挑战的话,那不管做什么都会遇到困难。“我不是什么大人物,”艾莎说:“我的成绩和我做到的,都是我妈妈为我们付出的结果。”

    高中毕业后,艾莎向里萨尔布尔巴基斯坦空军学院提交了申请。通过一系列的体检和智商测试后,她参与了飞行倾向能力测验。她通过了所有的测验,最终成功加入学院受训。有人以为加入学院就是学习怎么开飞机,其实不然,从开始到最后接触飞机中间要经过漫长的过程。学员要选修航空学的本科课程,巴基斯坦空军学院打分很严。我们得知89分都是不及格,90分或以上才是合格。拿到学位后,学员接受初级飞行训练。随后在P-37机型上开展基本训练,学员完成训练后分到战斗机转换单元学飞K-8机型. 学完K-8才能加入训练部队,获允飞F-7s. 最后一个阶段是编入飞行编队,这个时侯他们就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操作飞行员。

    从如此严格残酷的训练中存活下来对于每个全程参与的男生和女生来说都意义重大。成为特殊军种的一员并名列前茅本身就说明很多。

    她自己是怎么看待训练经历的?“我们学习十分努力,因为我们必须努力。在身体方面,我从未遇到过什么困难。”值得一提的是训练时是不分男女的,都要承担同样的任务。“这种任务根本不容讨价还价,都一视同仁。”

    她曾想过训练会很艰苦,做过一些准备。多年来户外运动的打下的身体基础此刻尤为重要,但同时也还需学会调整遇到的精神压力。“他们要去掉你的个性,把你重新塑造成需要的模子。我训练的时候,跟其他男学员享受同等待遇,不可能跟在家一样任性。”她说由于人们普遍认为一些训练任务女性完成远比男性吃力,所以刚开始录取她时似乎还不太情愿。“不过一旦你证明了自己的能力,高质量完成任务,你会得到大家的尊重和欢迎。此外,这些偏见只能激励你更加努力。”艾莎坚持下来了。她参与的项目从2003年开始。在2007年,她成为了第一批毕业的飞行员之一,加入了历史悠久、功勋卓著的第20飞行大队。

    作为队里的唯一女性感觉如何?“很棒。首先空军是一个很好的组织,在这儿你总是能获得积极的鼓励,从不会感觉孤独或是不适。长官们会始终给予你宝贵无私的支持和指导。他们会包容你,你做得好会鼓励你。”她认为学院良好氛围十分有益,尤其是她所在的大队有着最为和谐的气氛。“我们就像一家人。”

    她怎么看待日后可能奔赴战场的事?她是否会有不安?“如果打仗的话没什么可犹豫的,我们受训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这是我们的职责。当我们升空面对敌人,他们不会关心谁在驾驶机器,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他们关注的是飞机。我和我伙伴的生命都是珍贵的。”

    跟第20飞行大队成员

    我们问她加入飞行大队第一次单独飞行是什么感觉,她神色一亮:“感觉太秒了!我先是祈祷了一会儿。然后逐渐意识到我第一次单独在驾驶舱里,没有教练员。我操作着飞机,它回应着我的指令。这是我最激动的时刻:我可以独立驾驶了。在数千英尺高的天空独自控制大型飞机器的感觉难以形容。”当她降落在空军基地,从驾驶舱里出来受到伙伴们欢呼的那一刻让她感觉更棒。

    艾莎是巴基斯坦部队里日益增多的女性之一,她们脱离主流,远离办公桌,一步一步找到自己在战场中的位置。当她们开始在传统留给男性的道路上摸索时,这种现象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不仅她们的战友们欢迎这种趋势,她们家中的男性也开始鼓励从事军旅生涯。”“可喜的变化正在发生,”她说:“不仅越来越多的女孩儿加入了这一行,她们还受到了父亲兄弟的支持。每个参与的女孩都有利于为后开着拨开乌云,清除路障。”她凭自己的经历觉得自主职业的女性会更加努力,成就也越大。“她们不相信捷径,她们更有责任感,她们的决心令人钦佩。”

    在空军服役是否改变了她?“在某些方面,”她承认:“之前,我也许对做某些事有所保留或是犹豫。但自来到这儿后,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坚强的人。以前让我觉得害怕恐惧的事情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难。”

    她告诉我们自己的成就也改变了家人和亲友对她的看法。“在一个满是成人的房间里我也许只是一个小女生,但我说的和我的意见都会得到慎重考虑。”经常有父母为自己想要走上同样道路的女儿向她寻求指导。她自己家的小表妹们都受到激励追随她的步伐。基地离她家乡城市并不远,她妈妈经常去看望她,她也经常尽可能回家。“我回家跟朋友一起,聊天时候非常有意思。因为她们讨论的都是大部分年轻女性谈论的东西,我有点太安静了,”她笑道:“但她们不以为意,也不会觉得尴尬。事实上,她们期待我回家,这样她们就可以带我做一些女生做的事情,比如逛街买衣服什么的……,还是有很帮助的,因为我总是喜欢穿舒适实用的装扮。

    最后我们问她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她马上答道:“飞F-16s。那是我想做的。”

    结束时,我们问她对于国内的年轻女性还有什么想说的。“如果要做好某件事,”她说:“只有你自己头脑中的想法会束缚你自己,不要让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女性经常把自己的性别作为一种借口;它是我们的力量。如果你坚持,你可以做到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当那实现以后,没人能挑战你。”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