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庆祝巴基斯坦70周年

    恢复巴基斯坦的语言遗产

    作家: 赛义德·哈希尔·阿里 - 发表于: 2017年06月19日 | ENG (English)

    恢复巴基斯坦的语言遗产

    尼尔斯·哈维雷士在巴基斯坦北部人在一起

    在后殖民地国家,保持文化和语言认同是非常重要的。全球都意识到了在小学教孩子们母语的必要性。在巴基斯坦一共有70多种不同的语言在流通使用中,这一点很重要。舞儿都语,因其是国语而且有团结统一的力量,因此成为第二语言。英语,作为国际语言,可以在中学介绍给孩子们。因此,巴基斯坦人可以保留丰富的语言和文化多样性,促进儿童的早起教育。

    然而巴基斯坦学校教育制度和语言政策存在重大缺陷,从而导致了许多区域性的语言濒临灭绝。最近一次对全国范围内的2136名学生的民意调查结果证明,巴基斯坦的区域性语言被持以消极的态度。

    恢复巴基斯坦的语言遗产

    俾路支斯坦民间歌手阿克塔尔·车那尔·扎西

    最濒危的方言只有几百人还在使用,比如多玛基语,这是来自北部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的偏远小村装的印度雅利安语言。即使是区域性语言,如信德语和旁遮普语,也逐渐失去了影响力。英语在学校中的主导地位导致了它为许多合格的学生导致了障碍,除了精英阶层。

    为了能够从中立的角度去调查我们的语言,我们请了几位外国学生来谈谈他们在巴基斯坦的体会。

    恢复巴基斯坦的语言遗产

    手工制作的拉利(信徳省产的被子)

    我们的第一位受访者(她要求匿名)是来自德国北部不来梅的大学生。她在海德堡大学攻读南亚研究学士学位,她作为交换生访问了巴基斯坦。她在拉合尔管理科技大学(LUMS)学习了乌尔都语和波斯语,并在纳克什学校学习了这两种语言的书法课程。德语在她的国家是唯一使用的主要语言,她发现很多巴基斯坦人都是学双语甚至三种语言长大的。她还接触了摩敏,加力布,米尔·塔基·米尔,伊克巴尔,赛义德爵士,纳西尔·艾哈迈德,曼托等人的诗歌作品,并开始学会欣赏乌尔都语的诗意美。然而, 她注意到巴基斯坦人尤其是年轻人并不赞赏乌尔都语的丰富性。许多学生认为旁遮普语和乌尔都语都是“老土”语言。

    恢复巴基斯坦的语言遗产

    来自新泽西的扎基·伊曼

    尼尔斯·哈维雷士在德国多特蒙德长大,并于2016年8月来到巴基斯坦。尼尔斯惊讶的发现在大学里他可以很容易的就找到会说乌尔都语,旁遮普语,斯莱吉语,俾路支语,普什图语和信德语的人,他们这些人虽然母语不同,但是在一张桌子上可以用乌尔都语这个通用的语言沟通。尼尔斯也通过卡瓦利发现了乌尔都语,旁遮普语和波斯语的优雅之处。在德国时,他曾通过YouTube视频听过卡瓦利,但是是有字幕的。因此,他决定请家教学习乌尔都语。他对这里人们的热情好客,美味的食物和迷人的北方风景而着迷。

    扎基·伊曼是一名美国学生,他的先祖来自信德省,于是也访问了巴基斯坦。他是第二代巴基斯坦裔美国人,他会将英文,汉语普通话和一点点西班牙语。他也在学习乌尔都语。他在新泽西长大,并没有机会学习信德语;但是他却被其 历史和丰富性所打动。他感到了自己与新的语的亲密关系,并决定访问巴基斯坦了解更多一些语言知识。在他的家乡,他和当地人度过了一段时间,注意到了家庭的紧密度这是非常强的一个系统。他意识到尽管当地人口很大一部分没有受过教育,但与美国人相比,他们没有那么物质主义。

    恢复巴基斯坦的语言遗产

    普什图人典型的会议室

    巴基斯坦可以考虑学习其他国家,比如瑞士。因为瑞士成功的促进了其语言多样性。此外,瑞士还颁布了法律推广四种官方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马语。德语在说法语的瑞士学校是第一大外语,而在说意大利语的区域学校法语则是第一大外语。巴基斯坦也可以使用类似的框架以督促学校。我们必须改革从英属印度那儿学来的政策,以确保我们的未来一代可以充分认同我们的语言多样性。



    你也许也喜欢:

    巴基斯坦的70年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