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日本“东北”摄影展

    作家: 沙纳瓦兹·拉麦 - 发表于: 2017年11月13日

    日本“东北”摄影展

    千叶纤辅的《农村儿童》(1961)

    11月8日,日本驻巴基斯坦大使塔卡士·库赖阁下为日本艺术家在巴基斯坦国家艺术委员会(PNCA)举行的摄影展开幕。本次展览重点是日本东北地区,展览分设在两个画廊里。

    日本“东北”摄影展

    巴基斯坦国家艺术委员会总干事贾马尔·沙和塔卡士·库赖大使

    在他的主题演说中,塔卡士·库赖先生说:“尽管东北地区发生了9级大地震,我们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来限制这方面的作品。这是我们向国际观众,特别是巴基斯坦展示我们国家文化和传统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日本“东北”摄影展

    小岛一郎的作品《Isomatsu》(1960)

    在进入第一个画廊以后,迎接观众的是小岛一郎的作品,这是两位高级艺术家之一,他们的作品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开始。小岛的黑白图像具有颗粒状摄影的潜质,仿佛活着一般,证明了他的作品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另一位资深艺术家是千叶千辅,其作品形象主要是描绘日常农耕生活。

    日本“东北”摄影展

    希迪奥·哈加的作品《Manzai, Yokote, Akita》(1962)

    黑色秀夫的黑白摄影是以庆祝活动和仪式的形式捕获更多可爱的事件。几乎与哈加的主题同步的是,马萨托士·内藤的丰富多彩的充满活力的仪式面具摄影。每幅照片的构图都强调了巨大的面具,既有平静又有怪诞的表情。

    日本“东北”摄影展

    马萨托士·内藤的《Aizen Myouo, Ragaraja Churenji'》和《奥萨瓦布促雕像》

    西罗士·奥什玛也喜欢单色的方法,但是他的主题更加个人化。用一些人脸照片,甚至他的风景照片都有人物被定为在其中。马萨鲁·塔促基德平静的描绘人生的作品似乎将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

    日本“东北”摄影展

    大岛宏的《长泽,金崎 -墙外城镇》

    日本“东北”摄影展

    马萨鲁·塔促基的《血鹿》(2009)

    当然也有一张例外,其中一幅作品上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为相片摆姿势,塔促基的藏品描绘了艰辛,生存和死亡的无数故事。一只令人毛骨悚然的猎鹿展现了白雪上鲜红的血液。这是对生命的连续性的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视角。

    在第二个画廊里,迎面而来的是美姬林的自然摄影,它们以一种让形状和形态活跃起来的方式摄影。乍一看,人们会误以为是微生物在显微镜下的爆炸。

    仙台集团的收藏品在重点在日本的建筑和城市景观。它强调在黑白中特别好的对称和形状。

    穿越这些作品,最后是瑙促达的田园摄影,景观蔓延,强调负空间的使用。

    在画廊外面,另一个小展览展示了在摄影交流项目下拍摄的图像。巴基斯坦的这些照片收集了古代城堡,神社,樱花和自然海岸线等日本文化深受喜爱的方面。日本摄影师小野香织曾经访问拉合尔,准确地把握了巴基斯坦的本质。

    展览将于11月21日向公众开放。虽然巴基斯坦国家艺术委员会在传播艺术和文化方面被认为是最好的,但没有人指导参观者,这有些令人失望。尽管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画廊的照明设备非常好,给人提供了一个几乎有治疗性的安静体验。



    你也许也喜欢:

    

    巴基斯坦的70年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