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艺术评论:“国内社会”展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展出

    作家: 萨尼亚·阿里 - 发表于: 2017年10月12日 | ENG (English)

    艺术评论“国内社会”展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展出

    扎西徳·玛姚画的火车站

    10月6日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开幕的题为国内社会的艺术展,以两位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为主要特色:扎西徳·玛姚和扎拉·阿希姆。

    艺术家扎西徳·玛姚可以说是非常规的。他在生命中的每一个交点都很离奇---在马德拉莎·查特的农村他是反对艺术支持者的,在拉合尔城里他又是个社会经济失调分子;他茫然的看着跟他打招呼的城市女孩子,如今他又是个艺术家;他拒绝支持任何一个特定的哲学,并允许自己拥挤的画布上的故事直截了当的冒出泡来。

    艺术评论:“国内社会”展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展出

    扎西徳·玛姚画的《乌尔都语巴扎》

    这是本次展览中绝对正确的宗旨,“国内社会”这个话题,他描述的是中产阶级的人群。这点对于他指出的无特权阶层的爱国主义这个主题尤为重要--他认为巴基斯坦的“伪巴克思主义”精英是无法理解这种情怀的。

    艺术评论:“国内社会”展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展出

    扎西徳·玛姚的无题作品

    他的大画布具有瞬间瞥见数十人生活的功能,焦点人物以独特的色彩标出。然而,人群既不被边缘化也不被忽视,并被显示为以其挥之不败的热情向前推进。同时,玛姚的选择重点揭示了一个异常年轻的女子的故事,通常这是在公共场合很难被重视的。在另一个作品中,一个孩子紧张而缺乏聚焦的眼睛,在人群中显得非常明显。

    出了玛姚作品中的大量人物,被包围在小画布里之外,还有扎拉·阿希姆的混乱画布。扎拉自己的热情和友善与她的沉思和忧郁的作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扎拉将回忆中空间的生动记忆相结合,从老拉合尔城区长大的中产阶级青年的过往画了出来,她与过去有一种“爱恨交融”的关系。她不仅重现了嵌入在弱势群体的内脏中的情感,而且把作品定位为普遍的东西。她坚持认为,即使是在最富裕的家庭中,从旁观者眼中隐藏着的那一个仆人的房间也同样的凌乱和病态。

    艺术评论:“国内社会”展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展出

    扎拉·阿希姆的无题作品

    她的绘画特征是散布在四周混乱中的物体,无论是禁止还是威胁性的喧嚣。没有任何人物的存在,她的房间窒息的令人不安,沉默的沉默,而且阴冷,层层的昏暗中有着绿色和蓝色,在白色的画布上每一处空白里沾满了位置,留下没有空间的视觉喘息机会,怀旧的冲击力非常强大。

    艺术评论:“国内社会”展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展出

    扎拉·阿希姆的无题作品

    这种夹杂着不适的感觉正是扎拉想要嵌入其中的东西;这个过程很奇怪,它允许这些相同的物件,这些曾经在她的想象中激发了无法形容的痛苦,恐怖和仇恨的东西,成为了喜欢和渴望的回忆的船只。正如她所说的,这是一种爱恨交融的关系。

    玛姚和扎拉的个人表达方式---一个局限于小房间里的一部分,另一个在流行的街道上没有分界线或者身体上的限制---都编织着中产阶级家庭生活的心脏和骨髓,这是巴基斯坦社会叙事的一部分。随着两个表达方式相互交替的连续展览,展览期间的一次散布给人提供了一种感官的震动,并且了解到了构成我们中产阶级环境中未被发现也不可忽视的现实。

    艺术评论:“国内社会”展在拉合尔的“哦艺术空间”展出

    扎拉·阿希姆,乌麦尔·纳比(哦艺术空间的主人)和扎西徳·玛姚



    你也许也喜欢:

    

    巴基斯坦的70年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