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2017南亚文学论坛(卡拉奇版)--由《孟买评论》主办

    作家: 萨尼亚·艾哈迈德·汗 - 发表于: 2017年07月07日 | ENG (English)

    2017南亚文学论坛(卡拉奇版)--由《孟买评论》主办

    奥马尔·沙希德·哈密德(右)和萨宾·加维利(左)

    《孟买评论》于5月26日在克什米尔斯利那加尔举办了2017年度南亚文学论坛。7月3日在市长组哈·西迪奎的领导下,卡拉奇版论坛在阿兰姆加召开。论坛的主旨想法就是通过论坛,研讨会和文学开放会议将南亚的六座城市的声音收集在一起:打击性别不平等与政治言论抵抗。

    本次论坛将于今年夏天在新德里,科伦坡,加德满都和达卡举行,《孟买论坛》主题将展开后续行动,并反映南亚青年的愿望。随着这个杂志读者的力量,该论坛的声音和故事将会覆盖120个国家的人民。该杂志致力于批判性地设计我们的社会政治文化主题,鼓励自由和自由言论。

    2017南亚文学论坛(卡拉奇版)--由《孟买评论》主办

    论坛举办的六座城市

    卡拉奇版的论坛主题是 “抵抗文学:小说如何成为政治抵抗行为?”论坛成员包括奥马尔·沙希德·哈密德(《党派工作者和旋转者的故事》作者)和萨宾·加维利(《没人杀她》作者)。

    2017南亚文学论坛(卡拉奇版)--由《孟买评论》主办

    萨宾·加维利

    主持人开始了讨论话题“文学是否应该政治化”?从而承认文学被拖入政治的困扰和焦虑。但是也许我们焦虑的原因是我们狭隘的使用了“政治”一词。萨宾·加维利认为,政治不是在议会中才发生的事情,它不仅仅是投票箱。相反,政治更为深远。

    要想更好的了解她的发言,那就得把政府的政治艺术看作大写的—国家的政治是大写的政治。我们如何在大写的政治中生活,以及我们如何做决定,同时又融入大写的政治中去的政治可被认为是小写政治。我们其实都陷入在政治中,因为我们都是某个地方的公民--包括作家--我们无法逃避被大小政治的塑造。在加维利的发言,奥马尔·沙希德回应,“政治包围着我们,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国家。如果你在评论社会,甚至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那么你就在不可避免的谈论政治”。

    2017南亚文学论坛(卡拉奇版)--由《孟买评论》主办

    奥马尔·沙希德·哈密德

    对于加维利而言,小政治代表政治所发生的对象,“我们生活在一个受伤的民主国家,司法机构不想我们想要的一样独立。在这种情况下写小说就是一种抵制行为”。

    奥马尔·沙希德对加维利小说中的人物非常敬畏,并且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尽管她们生活在一宗强迫妇女限制于家庭的文化中,但是她们却向上爬到权利阶层,这就是他理解的小写政治。

    在谈及他们的小说如果是用乌尔都语写的会怎么样时,两位作家都说如果那样也许他们会有更多的国内读者,但是在全球的读者数量就少了。他们补充说,他们选择英语,是因为这个语言让他们有更多的创意。奥马尔·沙希德说大部分巴基斯坦作家都在印度出版作品--因为那里有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英语出版业。

    讨论会结束前观众提问,他们认为作家是现实的产物。萨宾似乎同意并补充说道:“小说中人物试图反对迫害。我的小说中有一个场景,纳左走出大门,但是人们却让她感觉不舒服。因为如果女性出现在公共场合,她们就被认为是性工作者或者是穷人。他们不接受中产阶级女性走在街上。这些事我现实的思考,我试图把她放进书中去”。



    你也许也喜欢:

    

    巴基斯坦的70年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