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缔造了历史的政党

    作家: 杜士卡 H .萨义德博士 - 发表于: 2014年03月22日 | ENG (English)

    缔造了历史的政党

    为次大陆的穆斯林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的政党:全印度穆斯林联盟,终于在沙菲克·阿夫扎尔教授著的《全印度穆斯林联盟党1906-1947年的历史》一书中得到了透彻且全面的认可。

    《友邻》杂志于三月六日为此书举办了一次研讨会,会上主讲嘉宾们称赞了沙菲克教授对全印穆斯林联盟党各方面的工作做的客观分析,他书中的很多观点都是前人未提到过的。依尔汗·尼牙孜博士对该书做了近二十分钟的介绍。巴中学会主席,议员穆沙希德·侯赛因,对穆斯林联盟当在为印度次大陆的穆斯林们争取权利的过程中起的直接和重要作用和对国父真纳对此党的组织和远见能力做了评价。

    依尔汗尼牙孜博士称该书是政党的“标准日志”,因为这本书叙述的非常详细,沙菲克教授无疑做了勤奋的研究工作,肯定将政党联盟的历史资料都翻遍了。概述比较关注政党内部的省部级争斗。穆斯林联盟从一个代表穆斯林贵族阶层的入会费用高达500卢比每人小党派,转变成为一个赢得中央政府所有议席的大众党派,并与1945年6月赢得了各省所有穆斯林的议席投票,所有这些史实都被沙菲克博士如实的记录进了本书。

    The Political Party that Made it Happen

    依尔汗形象地称其为“两败俱伤”。但是真纳的组织协调和他的不断的抓住机遇的能力最终将该联盟党建成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该党从摇摇欲坠的地位上升成为了代表普通穆斯林的需求的强大政党。在讨论过程中,人们也谈到了有关当前社会状态的各方面问题。通过确凿的时间顺序与事件的原始资料来客观的对待历史已经成为了一种垂死的艺术。一位与会参与讨论的人士这样评价道:“历史是一门手艺,沙菲克教授通过他对历史问题的处理方式再次证明了这一观点。”

    在讨论中历史学家们也有机会提出了一些关于真纳的虚构的 “史实”,他们更正了一些并非出自真纳之口的言论。例如,在所有的历史档案中,都没有记载关于真纳在临终前说的“印巴分治是个大错误”。以为历史学家甚至提出根本没有任何记载能证明真纳说过“喀什米尔是巴基斯坦的颈静脉”。

    虽然在真纳和联盟党的思想系泊上仍有很多争论,但是能够有这么多历史学家共聚一堂,彻底的研究一个众人持有共识 的著作,并解决那些由伪知识份子含糊的解释的问题,的确是件令人心旷神怡的事。       

    有关的故事:



    你也许也喜欢: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