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上文化杂志

    阿卓卡剧院的“谢尔·艾菲索斯”《一个悲伤的城市》

    作家: 萨尔玛·乔杜里 - 发表于: 2017年10月16日 | ENG (English)

    阿卓卡剧院的“谢尔·艾菲索斯”《一个悲伤的城市》

    阿卓卡团队与沙希德·纳迪姆和马蒂哈·高哈尔

    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的民族在身体和精神上都消失更令人难以置信的,因为他们屈服于无情的暴力和仇恨。因提萨尔·侯赛因的“谢尔·艾菲索斯”就是这样一个悲伤的城市,因为1947年和1971年的事件。该戏剧深入探索爱与残酷之间的细线,但是它在历史和政治事件中被人无视直至消失。目前尚不清楚作家到底在谈论1947年的事件还是1971年的,因为事件的具体情况一样,痛苦是相似的,后果也没有很大的不同。

    这本书是因提萨尔先生在1971年事件发生之后写的,但是与1947年那宗惨案也是有因果关系的。该剧讲述的是三个人,坐在黑暗的树干下,谈论地上他们旁边躺着的尸体的身份。他们的谈话是悲伤和黑暗的,这个地形也相当严酷。这三个无名人士在谈论谢尔·艾菲索斯市的死亡和毁灭,许多人不得不经历内心的动荡,看着自己亲属相互内斗,死在自己眼前,他们的罪恶同向他们的“敌人”复仇一样深。他们三个无名人士有着不同但却类似的故事,并且提到“面具”,在谈话中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并描绘了离开家园的身份危机。

    阿卓卡剧院的“谢尔·艾菲索斯”《一个悲伤的城市》

    三个无名人士

    在因提萨尔·侯赛因的作品中,有着更深的哲学观念,其目的是超越正义与错误的概念,挖掘1947年印巴分裂和1971年东巴基斯坦分裂等事件给人类留下的最深刻的伤疤。这个身份的概念被非常复杂且精美的散文文字所捕获,它不仅反映了过去,而且也反映了现在。

    戏剧中一个有趣的行为是对芥末领域的引用,在描绘社区和谐的时代背景中表现出色,表现了一个庆祝生活和爱情的城市。戏剧描绘了一个囚犯如何透过他的牢房的窗户望着田野。马蒂哈·高哈尔随后解释了因提萨尔先生本身是希望描绘一名战俘,他曾经经历了长期的苦难,但只能作为俘虏返回家园。她说:“这样的一个人所经历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这场戏是对因提萨尔先生的致敬,马蒂哈·高哈尔巧妙地指导了这本原创剧本作品,并以最符合原著的形式展现了出来。虽然是写于1971年之后,但是任何过去或者现在的城市,经历了战争,分离,敌对和屠杀的,都会有同感。因提萨尔先生精美的故事,以及高哈尔女士对细节的指导,在戏剧吸引观众的故事中显而易见。这个故事似乎很复杂,但已经是精美呈现了。阿卓卡剧院为了恢复巴基斯坦的乌尔都语文学和戏剧所做出的努力,值得赞许。


    All pictures provided by Usman Javaid and Bilal Mughal.

    有关的故事:



    你也许也喜欢:

    

    巴基斯坦的70年








    按照我们在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 Youlin Magazine's WeChat Account